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玄幻 > 世界阵图 > 放逐之地 第五十七章 令人惊悚的目的地

世界阵图 放逐之地 第五十七章 令人惊悚的目的地

作者:忆一帘旧梦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8-24 08:00:47 来源:书趣阁

卜伯也出手用一座古朴的阵台将杜轩拉走,好在冉景的气息消失后,古剑也就没有了杀意,似乎只是在敌对冉景,这让杜轩颇感意外,也许可以借此剑解决掉冉景。

三皇子偷偷抹了一把冷汗,这都是些什么人?疑似古神遗孤的袁泽,来历不明剑奴,诸多秘密的杜轩....

把这几人凑到一起简直就是个灾难,让他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感。如果不是这次行动的目的过于重要,他也绝不会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将这几尊瘟神凑到一起。

咯,咯...

古剑落下,剑奴身上再次发出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像是在啃食血肉,又像是一尊恶鬼在呜咽。

“天色不早了,修整一下吧。”

司徒静出面解围,三皇子顺坡下驴,虽然天色尚早,但众人还是搭起了帐篷。有阵法师出手布出一个迷惑大阵,又有一名死士取出一件宝物将营地的气息隔绝。

等布置好这一切,已经月上枝头,众人围着一堆篝火沉默不语。

片刻,三皇子穆浩云打破了这片沉静,他终于透露出了这次行动的最终目的。

大黑天始魔秘境!

杜轩倒吸一口冷气,大黑天始魔,单单是这个名字就足够压塌万古诸天!

大黑天始魔——史前青城大师伯栾云曾站在无极殿中一斧开天,致使万千魔族落入此界。据推测这些魔族都来自同一个地方,一个名为大黑天魔界的未知世界!

也就是说整个北疆魔族都是大黑天始魔的子民!

杜轩心脏中横隔着的那片虚空裂痕,很可能就是大黑天魔界的世界碎片!而二师伯易清在东境万妖冢中所设的兽族工厂中也藏有一滴大黑天始魔原血!虽然最后原血被幽星河所夺,但那滴魔血中所蕴含的滔天魔气,让杜轩至今都感到心惊肉跳!

“大黑天始魔秘境?”

司徒静等人疑惑丛生,自从放逐之地的历史被青城抹去,后世只知北疆魔族来历神秘,却根本没人知道魔族到底来自哪里。即便是史前的青城弟子,对此也知之甚少,因为根本没有人能够深入魔域还能全身而退。

“那是一处远古秘境,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更没有人知晓他的底细,即便是帝国底蕴尽出,也只是探寻到了他的名字。”

穆浩云娓娓道来,言语间夹杂着一丝不安。

“即便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也会让寻常修士形神俱灭,越强大的人受到他的压迫也就越强,如果修为超过三垣境,那将会有更加可怕的后果产生。”

穆浩云顿了顿,似乎心有余悸。

“帝国曾经派出三位王主境的绝顶大能分三个方向前往探索,其中一人进去不久后就被扒了皮,像一只死狗一样扔了出来,尸骨更是被啃噬的千疮百孔。还有一位也是刚走进去不久就入了魔,成为了魔仆一般的存在,帝国不得不下令将他斩杀。”

“最后一位堪称帝国的半步圣人,是王朝的底蕴之一,传闻他早就神通化玄,一身通天修为不弱于现在的皇叔。可是他...至今不知所踪。”

嘶~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战神穆无双早就是如今人族公认的战力巅峰,类似这样的人居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篝火旁立刻有几位心志不坚的人打起了退堂鼓,连堪比穆无双这样的存在都莫名消失了,这样的地方灾星横照,有大恐怖,大凶险!

司徒静立马问道:“连老师这样的存在都不能深入,那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穆浩云添了一把木柴,昏暗的篝火照在他的脸上,映出一张无比坚毅的面孔。

“去探寻真相,去找一条活路!”

“这场战争,魔族根本就不是突然袭击,而是蓄谋已久。近些日子大黑天始魔秘境突然震动,而且越来越频繁,种种迹象表面这里的魔物就要出世了。”

“魔族更是派出族中大部分的新生一代翘楚前往搜寻,更有甚者举族搬迁只为抢先一步助家族继承人夺取秘藏!”

“所以这场战争至始至终都是一个谎言,魔族挑起战争只是为了向秘境中的某人或者某物献祭,同时也是为了大军南下做的准备。”

“如果秘境中的东西出世,我族必将遭受灭顶之灾!”

众人心神震动,神魂激荡不已。万万没想到这场战争的暗流下,竟然隐藏着这样的一段辛秘,一个足够毁灭人族的秘密!

大阴谋!不仅是西蛮人族,就连东境妖族,南域的兽族都笼罩在了这片阴霾之下!

但,能被穆无双看中的人,不管心性还是品行无一不是各中翘楚,更不会有一个贪生怕死之徒,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们有着足够的判断力。

“殿下!”

其中一人立刻站了出来,率先发声:“某下愿做殿下的屠魔剑,斩尽这漫天的邪魔!”

“愿为殿下效力!”

“国运之战亦是存亡之战!自当出力!”

“抛头颅!洒热血!”

众人群情激昂,将生死置之度外。穆浩云确实有领袖的才能,三言两语就激起了众人的斗志。

只有杜轩和司徒静依旧能保持冷静,若雨则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车架中卜伯仍在叮叮咚咚的敲打着红木游鱼。一旁的剑奴捧着一把宝刀安静的啃着,削铁如泥的玄器宝刀,只差一步就跨入魂器级别,在他口中居然酥脆的像个点心。

“底蕴尽出...国运之战的起因...”

杜轩叹息一声,穆浩云也沉默了下来,他知道像杜轩这样的人根本不是三言两句就能够动摇的,除非他自愿,否则很难让他步入局中。

“得加钱!”

突兀的一句话令众人喷饭,司徒静被呛的连连咳嗽。众人更是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穆浩云一脸呆滞,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对!得加钱!”若雨跟他一唱一和,宛如奸商。车架里传来一声闷哼,卜伯似乎敲到了自己的手指...

三皇子黑着脸从怀里掏出一面皇室秘牌,令牌并不大,只有三指左右。整面令牌由极为珍稀的黑金打造,略显阴沉却雕龙画凤,彰显皇室不凡的威仪。

秘牌正面上书凌云二字,背面被帝国的徽章毕方图腾。而凌云正是三皇子的尊号,持此令牌犹如三皇子亲至。

“这个暂且抵押在你手里,回去后我自然会用合适的价格赎回来。”

穆浩云一脸肉痛,杜轩满面春风接过秘牌塞入怀中,道:“都是自家兄弟,客气什么。”

三皇子的脸更黑了...

一夜无事,穆浩云在营帐里嘀嘀咕咕说了一夜,仙族毕方似乎没有一丝回应,这让他更加的伤心不已。

司徒静也是整整犹豫了一夜直到天快亮时才鼓起勇气悄悄的挪到若雨边上,小声的问道:“姐,之前大师兄说每人可以留下五百,再供奉师门两百,那...到底是每人供奉师门两百还是总共供奉两百?”

若雨脑袋一歪,抬头看了看天,低头看了看鞋,扭头走了。

司徒静疑惑不解,陆七探了探头,俯在她的身侧小声的说道:“大姐头的意思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司徒静扭头瞪了他一眼,这个陆七心思很活络,懂得锋芒毕露人必非之的道理,把早就准备好的圣药递到她的眼前,换回司徒静一双赞许的目光。

杜轩踱步出了营帐,唤来司徒静和十二名新入门的弟子。看着这些人他思绪万千,在史前青城时代也有这样的一批朝气蓬勃的少年,却被三位师伯永远的埋葬在了那里。

他在营帐中深思了一夜,最终还是决定将青城的种种绝技传下,即便会有大劫降下,但眼下早就没有了缓和的余地。

三位师伯把手伸到了两万年之后,他也不得不早做谋划。

“从此之后,诸位都是同门,老师他还有要事在身,暂时无法传下功法,我将代替他老人家传授穆门武道和成圣的功法。”

众人闻言都欣喜不已,就连司徒静都有些振奋,她身负史前的禁忌之法,如果不是被放逐之地的诅咒所压制,她或许早就一飞冲天势不可挡,成为一方之主。

如今的诅咒也被圣药所破解,再加上穆老传下的武道精髓和成圣的法诀,她有信心跟杜轩争一争这大师兄之位。

“陆七”

“大师兄!”

“大家现在都在什么境界?”

“回禀大师兄,现在师兄弟们大多都处在四象境,我与孔舟师弟位于天府境,大师姐的境界最高,在天府境巅峰。”

杜轩一阵黯然,在众多师弟中如果单纯以境界来划分的话,他的修为居然是垫底的。但他的实力根本不能用寻常的境界来划分,他所走的路过于艰难。微尘锻体,四方龙引,鸿蒙肉身,混沌领域,一步一劫,每一个境界都是最强的。同境界之中根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看来要抓紧提升一下境界了,这大师兄说出去有些丢人...”

“老师重武道,武道精神,是以武止伐,一往无前,合天地于一气!”

杜轩向前平平推出一拳,向众人展示武道。刹那间风起云涌,一头恶龙顺着拳意呼啸而出!他战意冲天,如一头真龙在复苏,强大的神姿震惊众人,强如人王浮屠使卜伯都惊愕不已。

他的气势不断攀升,浑身的生命本源精气如一贯长虹,冲天而上,连成一片汹涌的汪洋!

好在这片营地被大阵遮掩,不然只怕数十里之内的所有生灵都会被惊动。

众人都露出骇然的神色,向天穹望去。

只见那里一片紫气缭绕,雾霭阵阵,地面上八荒拳汹涌,条条恶龙逆天而行!一拳一式,简单粗暴却暗含天地至理,令观者动容!

司徒静心中震撼不已,这才过了几天,他的拳意居然又精进了,与擂台战相比多了几分厚重,让人无由的生出阵阵无力感,仿佛是一座大山挡在她的面前。

“师门重武道,但也不仅限于武道。”

杜轩双手一顿,澎湃的气势顿时一收,细腻,毫无滞涩之感,令人震惊。

三尺铁剑无风自动,凌霄剑意斩落苍宇!卜伯不得不出手用数十座大阵困住此处的剑意,以免泄露出去被魔族所察觉。

剑奴身后的古剑见到凌霄剑气出现立刻露出凶意,古剑神辉化作秩序锁链向杜轩缠绕过来。

杜轩本就有试探的意思,这一剑不偏不倚直直刺向残缺古剑。穆浩云想要出手阻拦已经来不及,两种不同的剑法互相碰撞,针尖对麦芒,摩擦出耀眼的光。

锵!

咯...咯...

剑奴吐出一些不明的音节,古剑的剑意更盛了,几乎要震碎所有阵台,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冷冽的寒风呼啸,凌霄剑法无人可阻,古剑早就残缺了,无法将杜轩的蓄势一击全部挡住,仍然有几缕剑意穿过了古剑的防护,击中了剑奴。

撕拉!

凌冽的剑意割裂他的衣裳,擦在青色的鳞片上狰狞作响。那一缕熟悉的气息再次泄露。

“地底龙脉!这是龙息!”

杜轩震惊,他在剑奴的身上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地下龙脉的气息,青色的鳞片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宛如龙鳞!上面沾染着丝丝缕缕淡不可见的紫色气息,与他在化龙池池底所得的鸿蒙之息同出一脉!

啾!

穆浩云看准机会果断出手,鲜红的油纸伞只有巴掌大小却流有神威,轻易的将铁剑扫落,七十二根伞骨蕴含天地阴阳五行之成数,即便是略强于他的古剑也破不开它的伞面,最终也被它扫落。

三皇子偷偷抹了一把冷汗,几人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袁泽对杜轩似曾相识先前也有暧昧之意,甚至还给他喂过招,但却转脸就要杀人。

剑奴看似神志不清,却屡屡对他展露敌意,几次出手都是杀招。

“这尊瘟神...”

穆浩云在心中暗骂,要不是大黑天始魔秘境必须要青年一代才有可能深入,他真想抛下这些人独自前去,哪怕是跟魔族死战,也比在这里和稀泥要来得痛快。

当事人杜轩一击建功立即收手,转身又对师弟们讲起道来。

穆浩云气的鼻息粗重,在卜伯的示意下,冷哼连连却没有出声。

“欲修武道,先成武体,每人十枚圣药,每日抓紧修行不能怠慢。”

杜轩从黑匣子中取出剩余的圣药分给众人,陆七因为修缮了卜伯被毁的车架和鞍前马后的料理师兄弟们的行程事宜,因此被多分了几枚,激动的热泪盈眶。若雨在一旁碎碎念,本是她的私物却被杜轩充了公。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