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历史 > 布衣侯爷 > 第一卷 文坛泰斗 第九十七章 两芳送别【求收藏】

布衣侯爷 第一卷 文坛泰斗 第九十七章 两芳送别【求收藏】

作者:佯忘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8-24 13:35:48 来源:书趣阁

“就会作怪!”杜小姐破涕为笑,秋波流转。

方才只是她一时的心神慌乱,才做出了过激的反应,现在想来,心中竟略感羞愧,自然是早就原谅了他。

“达令,你这次出征剿匪,虽然只是个出谋划策的谋士,但也要格外注意自己的安全,打仗不是儿戏,千万不要逞强。”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只要见着势头不对,我一定撒丫子就跑。捉住孙飞豹就捉,捉不住就拉倒,总不能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不过呢,这次剿匪是敌寡我众,孙大人这边是以多打少,我跟着过去无非就是走个过场,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以我估计,孙大人他做惯了文官,从来没打过仗,所以才如此瞻前顾后,显得小题大做,竟然还要拉我去给他做狗头军师。”张致远分析的井井有条,极为肯定的‘洞察’出孙老特务的人性弱点。

“嗯......”杜小姐哪里懂得这些,只能夫唱妇随地点点头。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要带上杜确和周百年。如果真遇到了什么危险,凭他们俩的本事,足可以保我平安。”

“嗯,那我一定嘱咐好弟弟,让他不能离你半步。他是习武出身,经常地远涉江湖,早已锻炼出来了。而你呢,却是个耍笔杆子的文人,难免会感觉军旅辛苦,若是有他在一旁照顾,我也放心一些。”说到军旅的辛苦,似乎忽感不忍,那未干的大眼睛又再次湿润了起来。

唉!让小舅子护着,这个真的可以!看来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人呢!

看着泪眼簌簌的杜小姐,张致远心中也是倏然一酸,不觉伸出了臂弯搂她入怀。两个相恋的燕尔此时紧紧相拥,久久都没有分开......

三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也随着日升日落而荏苒流过。孙大人相约的出发时间,已经到了!

这日凌晨,三更才过,杜确便叫醒了沉睡中的张致远。草草洗漱之后,便朝着大门外而去。

刚出了院门,就看见了杜小姐的身影,她早已梳妆打扮,身姿靓丽地立在那里等候。见自己出来,那双脉脉含情的双眸真情流露,深深地看着自己。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我睡不着......”

“唉!怎么说着说着又掉泪了,我只是去当个狗头军师,就跟那玩游戏似的,相信过不了几天,也就回来了。”张致远抿嘴而笑,安慰道。

“你这一走,我感觉心里有点空荡荡的。好了,先不说这些了,这一包是给你准备的换洗衣衫,你收到了。”

“这里面装得是我新做的五双鞋子,听说那军旅里面消耗甚大,也不知道够不够你穿。”

“还有,这木匣子里面装的是些点心,你路上饿了记得吃呀!”

唉!这大包小包的,搞得自己像是个流放的犯人一样。

张致远心里一暖,笑道:“我只是短时外出,哪里用得了这么许多,足够我穿的了。嘿嘿,我走以后,你要记得多多想我,也不用想太多,每天想个百八十遍的就可以了。”

杜小姐被他逗得噗呲一笑,嗔了一眼后,脸上再次笼起了思念的阴云。

这还没走呢,就如此的不舍,似乎多看一眼都成了奢望的留恋。张致远深情凝望了片刻后,旋即将心一横,翻身跨上了马背。

唉!再这样儿女情长下去,真就舍不得走了。

“哈哈......”

哄然大笑,赫然响起!

原来......

大名鼎鼎的张公子竟然不会骑马,就连那马镫都不会踩。别人上马都是先抬左脚,然后再抬右脚,最后才俯身跨上马背。而张致远却先抬了右脚,他这一个翻身,竟然成了面朝马屁股,而背靠骏马头怪异姿态——看账本走着瞧的倒骑马。

这糗可出的有点大!

“嘿嘿!”

张公子咧嘴一笑掩饰住尴尬,心里暗骂了一句法克鱿,便开始琢磨着怎么下马来。可是,这双手抓来抓去,却是没有东西可扶。

周百年笑过之后,急忙托他下来,并开始教授他关于骑马的基本知识。不料,张公子竟颇有驾驭天赋,仅仅尝试了几次之后,就可以勉强地骑行了。

“唉!你连骑马都不会,真不知道孙大人他是看上你哪里了?”杜小姐也是啼笑皆非。

“心仪,回去吧!我走了......驾!”

随着张致远的一声令下,周百年和杜确也翻身上马,一左一右地随他前行。

走出百丈时,张公子忽然勒住缰绳,依依不舍地回首望去,却见那个依稀的身影,依旧伫立在院门之外,一动不动。

晨风吹起了的寒凉涟漪四下荡漾,却拂不去这长夜的孤寂。杜心仪衣袂飘飘,立在那里翘首而望,就像是一座坚若磐石的望夫石,在这无声的夜里思盼殷殷。

“唉!”

渭然一声长叹后,张致远狠了狠心,策马前行。

虽然脑际仍是思绪万千,却是再也不敢回头,这种离别的酸楚,最是撩人心田。那份很容易被放大地不舍,让人潸然幽幽。

杜确也为之动容,叹道:“大哥,我姐姐她好像是越来越在意你了......”

周百年嘿嘿一笑:“杜师弟呀,你真是个木头疙瘩,什么叫越来越在意了?明明是一直都很在意嘛!还有呀,你这话里有大毛病,你现在应该改口叫姐夫了,还大哥大哥的,莫非是叫上瘾了?”

张致远笑道:“无妨,他这是叫习惯了,一时之间还改不过来。其实叫大哥也挺好的,听着顺耳。其实怎么称呼,并没有太大意义,说白了,名字称呼之类也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只要不侮辱人格,就是好称呼。”

杜确恍然笑道:“大哥说的甚是!我记得你在盛世山庄吟《侠客行》时,曾诵过这么一句,叫做: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你看这种大侠,连名字都在故意深藏,更何况称呼呢?”

“呵呵,走吧!”

凉风习习的街道上,三骑缓缓而驰,带着节奏的马蹄声,在这深夜中回声荡荡。

“公子!”

“周大哥,什么事?”

“孙大人让我们在北城门与他汇合,如果沿着当前的方向走下去,刚好经过崔府,你要不要......”

“唉!”

崔府在哪里,张致远自然是闭着眼睛都可以摸到。这两天也不知为何,表妹的害羞竟然越来越甚,每天一封书信,却连半个身影都没有出现。

“算了,这种离别太过伤感!最见不得的,就是心上人流出的眼泪!经过崔府时就不要停了,直接走吧。”

刚说完这话,忽听前方有人喊道:“来人可是表少爷?”

这声音不小!洪亮!

张致远的马术刚学,本就生疏,在这静夜中突来这么一声呼喊,他一惊之下,下意识地猛拉缰绳。

不料,座下的骏马竟在吃痛之下,前蹄高高扬起立马长嘶。而张公子则是骨碌一声,直接摔下了马背!

杜确反映迅速,一个飞身便跃下马来,扶起了狼狈的姐夫。幸好走的很慢,这才没被摔伤。

他娘的!

这是谁在大呼小叫?竟然敢惊我张某人的大驾?

刚想怒骂,却见那拐角处突然闪出来一人,那人手执一柄昏黄的灯笼,灯笼的后面,站着一位耄耋老者,看上去非常熟悉:“你是崔大管家?我正是张致远。”

所来的老人,自然就是老管家崔坚了,他走上前来,躬身一礼,道:“表少爷,我在此久候多时了。”说罢,他又指了指身后的青幔小轿,道:“今晚才刚刚过了半夜,小姐就催促着我赶来这里,说是有些事情要和你交代,你过去和她谈谈吧。”

“表妹来了?”

张致远大感意外,这三更半夜的,她一个弱女子在这大街上干等自己,光是想想,都让人感觉心疼。

目前两人已有婚约,崔坚自然是非常知趣,主动拉了周百年和杜确在一旁小聊,来给表少爷和小姐腾出他们的私人空间。

随着几声轻唤,那轿帘缓缓撩开,从中走出来一个曼妙的身影。借着灯笼摇曳的余光,依稀能看清这美人的妆容。今天的表妹打扮的非常别致,分外迷人。她一抹朱唇,略施粉黛,双耳处银环垂点。她俏脸上含羞带笑,眉宇间又透出淡淡忧郁。在这黑夜中,就仿若是一朵暗绽的昙花,那种凄艳,让人我见犹怜。

“表哥......”

虽然只是一声表哥,那小妮子却羞赧得不能自已,低着头不敢来看。

表妹这是怎么了?怎么比刚认识那会儿还要害羞?

不过,旋即一想心中便恍然大悟,之前和她都是以兄妹相称,虽然彼此暗有情愫,但却一直都没有点破。如今这一纸婚书,可以说是定下了名分,就属于是夫妻关系了。表妹是什么样的人?那脸皮比那葱皮还要薄上百倍,她若是不羞生赧意,那才是奇怪!

“表妹......”

“嗯......”

“你白天时不来找我,却大晚上来这街边枯等,实在没弄懂你是怎么想的。”

崔莺莺看了看表哥,欲言又止,银牙轻咬后才鼓足勇气说道:“表哥,娘亲她不让你登门,主要是怕我心生伤悲,同时也惹得你心生不宁。可是,在你外出之前,我很想见你一面。嗯......你也知道,杜小姐她有点......有点盛气凌人,我本来就有点怵她,现在又定下了名分,更担心她会容不下我;所以,我才拖着不去找你。昨天时,我突然想到了办法,在你的必经路上等候你的到来。”

————————————————

PS:作者寄语

佯忘恳求读者大大们收藏此书,把人气做起来。这将是鞭策我无尽的动力,谢谢大家!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