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其他 > 凡甲 > 说两句!

凡甲 说两句!

作者:废纸桥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8-24 18:18:16 来源:笔趣阁98

通常来讲,祭礼流程无外乎是斋戒、陈设、祭日晨、君王百官跟唱祝等等。

这一套流程,都是相当固定的。

变化的也只是随着被祭祀的人物、事件不同,规格上有所变化。

而规格上,林商已经于神雀台上,定下了基调。

国礼便是至高之礼。

凡事种种规格,都应选取最上等。

好动手脚的,便是被称之为祭礼四柱的、乐、诗、舞。

是祝,当然因为是祭祀蚁林军,属于伤祭,故而应该是祭才对。

乐是以八乐八音为领,进行的特定音乐祭祀。

诗是定诗,为所祭之事、之人,做一个简介或者定论。

舞自然是祭祀舞,用特定的动作、姿态,调动天地间的能量,形成特定的气场。

四者相合,若是循环完整,甚至能沟通莫测,获悉过去未来,见本不可见之人,知不可知之事。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

“乐交给你,、诗、舞交给我,你且告诉我,何人可以替我解决问题?”林商知道上官狄不会无的放矢。

上官狄果然早有准备,也不当然不会客气,开口便说道:“白鹿书院的大儒李路如,可写祭。他与你们将军交好,为人虽然有些迂腐气,却是宁折不弯的性子。早年仕途不顺,便退居学堂,教授学子,如今也算是桃李满天下。你去寻他,以他的名头若是肯写祭,便是礼部那些混蛋想搞鬼,也需掂量一二。”

林商点了点头,神雀台之事,已经让林商看清楚。

那些曾经与林髓交好的人,并非都是凉薄之辈,人走或许茶凉,但是同样人心也多变。

只要找对了方式,有心之人未必不会念旧。

自保是本能,起了恻隐之心,伸出援助之手,便是恩情、交情。

“遵月楼里有个酒鬼,欠了遵月楼很多银子,现在正在遵月楼里写诗还债,你若能帮他将欠债还清了,那写诗的人,也自然便有了。”上官狄又说道。

林溪点了点头,没有追问酒鬼的名字。

这么特别的人,想来应该也算是独一无二。

去了遵月楼,自然也就都清楚了。

“最后的舞本来没想法,不过既然有人连灵阙丹都给你了,那就是有办法了!等着别人主动找上门吧!”上官狄又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表情里的狡黠,几乎就要藏不住了。

林商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

交代完事情,上官狄先行离开。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不仅要与其他七乐沟通作曲,还要看着点礼部对祭礼之事的准备。

而林商则是先休息。

当然休息的只是身体,他的灵魂还是会进入灵魂幻境,继续锻炼。

虽然刘黑高已经不在了。

但是继续奔跑,继续挖掘潜力,继续狠狠的操练,总不会有错。

第二天一早,伤势已经好转大半的林商,便乘坐公共马车,前往白鹿书院。

林商如今没有钱,花的还是孙财留下的积蓄,所以指望他去遵月楼,给一个酒鬼结账,那暂时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上官狄口中,神秘兮兮的等人找上门,也还没有头绪。

所以,林商唯一可以选择的,就只有去白鹿书院,找大儒李路如。

虽然很多所谓知名的书院,都在一些名山大川之上,藏在山峦叠翠之间。

不过白鹿书院却是大隐隐于市,就在上阳城的城北,与九爷的府邸一般,都在离区。

公共马车上,不少同样乘坐马车,去往各处的普通百姓,都用热情、灼热的目光紧盯着林商。

虽然没有人来打搅,林商却有觉得浑身不自在。

“看来要想办法买匹马,或者买一辆驴车了!不然每日这样出行,确实不太方便。”林商心想。

公共马车的车厢并不小,所以即使车厢里坐了几十人,依旧不显得拥挤。

在前面拉车奔跑的,是两匹灰耳朵的妖莬马,有着雾渡山兔妖的血统,优点是速度稳定、持续、快捷,并且令行禁止。缺点也很明显,吃和拉都不能停,所以这种马不能当做战马,只能用来拉车或者耕地。

嘴巴上套一个笼子,笼子里放置的都是压缩后的草精。

屁股后面则是挂着一个大袋子,袋子里装置的自然是妖菟马的粪便。

大半个时辰后,马车停在了离区白鹿坊。

林商无须找人询问,便发现了夹在白鹿坊正中央的白鹿书院。

昨夜是庆丰之夜。

所以今天是属于新年的第一天。

街道上依旧弥漫着喜庆的味道。

昨夜的欢腾,还未彻底的散去。

蒸腾在临街早点摊贩处的水汽,弥漫于家家户户的炊烟,远近交接的犬吠,小孩的嬉闹喧哗声,大人的呵斥与叫骂声这些声音和景象,交织在一起,一瞬间就将人拉进了一幅生活市井的画面之中。

而无论多么顽皮的孩子,还是多么粗鄙的莽夫,在路过那蹲着一尊白鹿石雕的书院门口时,都会变得小心翼翼,神情恭敬。

走到门口,抬眼望去,一个头发花白,胡子邋遢的老汉,正穿着灰色的直裰,姿态粗鄙的蹲在在院子里晒书。

林商走到门口,手里拎着两串腊肉,作为上门拜访的礼物。

“拜师还要等几天,你先回去写篇章,什么拿手写什么,等开入学考了再过来。”老汉回头看了一眼林商,然后继续整理书籍。

林商说道:“我不是来拜师的,在下有事拜访李路如李大儒。”

老汉起身,看了林商两眼,似乎眼神不太好使,看了好一会,才说道:“进来吧!先坐,稍等!”

说罢之后,便转入了里间。

院子不大,却晒满了书。

而这些书籍,几乎每一本的每一页,都写满了批注。

再往里,是三间教室。

至于居住之地,似乎还要再往里面一些。

因为庆丰之夜刚刚过去,或许学生都放假在家休沐,所以书院里显得稍微有些冷清。

未过多久,那名老汉又回来了。

换了一身原本应该是青色,如今却洗的发白的儒衫。

“老朽便是李路如,不知小兄弟此来,是有何事?”老汉眯着眼,对林商问道。

林商倒是被问的稍稍一愣。

所以,既然老汉本就是李路如,为什么不直接言明?还得先进屋换一身衣裳?

惊讶只是一瞬间,林商马上回过神来,立刻对老汉抱拳一礼道:“在下蚁林军林商,此来特向先生,求一幅笔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