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历史 > 穿越女尊之朕是皇 > 第二十一章 是时候应该开枝散叶了

天刚蒙蒙亮,滕砚白就急急忙忙洗漱穿戴。

“公子,您都磨蹭了半个时辰了,九郡主马上就要起床了。”

竹恒轻轻抚额,当时不见你的是他,如今紧张的不知穿什么的还是他。

最终滕砚白穿了件茶白胭脂领交领半臂。还记得你之前总是说他穿的太过素净,这件交领半臂还是用当初你赏他的料子,请了最好的绣娘做的。天上的白月光,心间的朱砂痣皆占了的。

左照右照,滕砚白小心翼翼的问竹恒。“我这样,还算得体吧。”

“公子穿什么都好看的。”

而此时的你就不一样了,肿着核桃大的眼睛,坐在铜镜前哀怨着:“啊,流苏,你看我的眼睛,我该怎么见人啊。”

小桃哭笑不得的拿来清凉桂花膏,“殿下,试试这个吧。”说完轻轻涂在双眼肿胀处,凉凉的,你舒服的长叹一口气。

流苏在一旁帮你戴好冠冕,“都说昨晚要早点休息了,殿下就是不听,现在可好了,一会儿女皇问起来可如何是好。”

委屈的嘟嘴,任由小桃用热毛巾帮你擦手布菜,“好啦,殿下快用膳吧,一会儿带着桂花膏,再用热毛巾擦擦就好多了。”

你傲娇的看向小桃,“就是,还是小桃疼我,你看流苏,就知道欺负我。”

就在你们主仆吵吵闹闹着,竹青走了进来。

“殿下,竹侧君求见。”

身子一顿,刚刚的笑意凝在了嘴角,你低头想想,“让他们进来吧。”说完轻轻坐在桌前。

身后的小桃和流苏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默默替滕砚白捏了一把汗。

“月儿,我来送你。”

是熟悉的声音,是熟悉的温润,是熟悉的他,心还是不争气的软了一下。多想扑到他怀里,告诉他自己多难过,多想紧紧抱住他,告诉他自己多委屈。

可是你不能,你的偏爱只会加深乾笙的妒忌,只会害了砚白。

你轻轻放下筷子,冷着脸看向他。

“怎么,竹侧君这么着急赶我走?”

滕砚白心里一慌,“没有的,月儿,昨天,昨天是我不好,我,我不该那样对你。”

“竹侧君哪里的话,您是滕家少爷,乾朝二公子,您不见我,理所应当的,谁会喜欢一个纨绔子弟呢。”

滕砚白见你一直说赌气的话,叹口气,好看的桃花眼深情的望着你,“月儿,你怨我,就证明心里有我的。”上前一步,“我们,我们谈谈吧。”

差点就再次陷入他眼神中,你别扭的移开眼神,手指掐着冕服的下摆,越想越委屈,莫名红了眼眶,当初不见的是他,如今找你的还是他,留下自己凭空因为他的喜怒而喜悲。

不知该怎么回答,轻轻起身,“竹恒,送竹侧君回去。”说罢站起来,扶着小桃的手向府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看着眼前僵硬的男人的背影,“剩下的,回来再说吧。”

你本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我本漂流一蜉蝣,奈何偶然遇见你。

可是,我们都有说不出口的理由,就像是当初最嗤笑的玛丽苏小说情节那样,我不能说,你不能问。

可是怎样知道我们纠结过呢,可能是冕服上,被我掐皱的衣摆。

朝堂上。

“这次全靠月儿机智,才将这白灯教一网打尽,朕要重重赏。”

还未等你回过神来,身后的文武百官齐声下跪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九郡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你心里默默翻个白眼,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这都是女儿应该做的。”

身旁的乾笙看热闹不嫌事大,“听说这次苏小公子也在,这也算救了九妹妹一命呢。”

刚想反驳,殿上的女皇点点头,“此话有理,月儿年龄也不小了,是时候应该开枝散叶了,那就下个月,正好赶上月儿及笄礼,为月儿挑选夫婿吧。”

“母亲,我……。”抬头看看女皇皱眉,心里拒绝的话默默咽回肚子里,“女儿遵旨。”

一事未平,又添一事,这次第,怎一个乱字了得。

乾笙见你吃瘪,心情舒畅的一笑,“乾月,这次有你好看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