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其他 > 快穿之女配她木得感情 > 第372章 穿越国界线的十个小时(十)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被那个美丽的女人迷晕了脑袋,放对方进屋的。

这是此时倒在地上的王三,脑海里唯一浮现出的念头。

在那个穿旗袍的女人进来后,这卧铺间里的其他五个大汉几乎是瞬间便被前者拿下了。

之后从外头又涌进来两男两女的四个人,这四人很明显跟前头这个女人是一伙的。

眼睁睁看着自家的弟兄们连同自己都要被这群人结束生命的王的大鱼般,他脖子以下的身子都在极力扭曲着、双腿在地上拼命挣扎着,努力的想要爬起来。

然而那只踩住了他脖子的小脚,犹如千斤坠一般压得他始终无法爬起来。

被愤怒的血气涨红了脸的他,愤怒的吼道,“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们?”

果断杀死了一人的金果,闻声扭头看了丝嘉一眼,“你脚下的那个太吵了,快点解决掉。”

丝嘉听了这话后低头看了眼被自己踩在脚下的这个男人。

她能感觉到对方在听到金果的话后,整个人的身子突然僵住了,看来是害怕了。

罢了,她懒得再计较这人先前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胸看的事情了。

于是丝嘉的脚掌猛地一个用力踩下,一个名叫王三的走私贩子便死于她的足下。

伽尔等人在这个卧铺间里,一共抓到了六个人。

金果和伽尔各负责解决一人,林姝和丝嘉各负责两人。

只有目前拿到三个积分的叶琳娜,干等在一旁没有动手。

等到这六个人都被清理完毕后,动手的四人身边的光板上,个人积分那一行也出现了数字上涨的变化。

金果看着自己已经变成“3”的积分数,又看了眼丝嘉露出喜悦的脸庞,再看看一旁个头矮小、神情没有太大变化的林姝,心中大抵猜到大家的积分应该是都涨了。

按照他和丝嘉先前提出的积分对等原则,如今小队中的每个人所得的积分都停在了“3”这个数字上。

整个小队每个人的积分都是三分,总分则是十五分。

但只要再多抓到一人,这样的均分平衡便会被再次打破。

想到这里,金果转头看向伽尔问道,“除了这里的六个人,还有没有别的犯罪分子了?”

伽尔仔细想了想他从两位公安那里收集来的信息后,摇了摇头。

他记得似乎这辆列车上就这些人有可能会作案了,别的还有没有就不知道了。

抱胸站在一边的叶琳娜,冷声向众人问道,“怎么样?现在大家的积分都拉平了,为什么任务还是没有结束?我们为什么还没有离开这个考核世界?”

刚拿到两个积分的丝嘉,正美着的心情登时教叶琳娜这话给打断了。

她回瞟了叶琳娜一眼,不慌不忙的说道,“别急啊,再等等呗,说不定大家等会就能离开了呢?大家都不着急,就你一个人知道急吗?”

这两个先前还曾闲聊过话的女人,这一刻的对话中颇有些针锋相对的味道了。

待在一边的林姝,仍旧是静默的观察着她眼前的四个人。

趁着等待的时间,她又从兜里摸出表来看了一眼,上面现在已经是显示十一点多。

在这个考核世界关闭之前,她也不确定这个积分均等原则是不是通过这次考核的钥匙。

正当众人以为自己还要等待一阵工夫的时候,每个人的光板上忽然有了变化。

林姝的随身光板中间也出现了一行大写的字迹:

“恭喜您和您所在的队伍已抓住全部目标人物,完成了第一轮考核的上半场!

本次考核的上半场即将结束,接下来即将进入下半场考核。

您可凭借所得的积分为下半场考核兑换所需物品,详细物品清单如下”

第一轮考核竟然还分上下两场?

看完消息提示的林姝,当即意识到这一轮的考核竟是还没有结束。

那这下半场的考核任务会是什么呢?

当林姝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翻看起了光板物品栏那里为数不多的几样东西。

手枪、机关枪、手弹、特效疗伤药、大量现金看这几样东西,她们这一队的下半场任务,多半是离不了厮杀的了。

另一边,正在挑选物品的叶琳娜,看到有活动式机关枪和特效疗伤药后,动了选这两样东西的念头,然而这两样东西一个需要两个积分,一个需要一个半积分,偏偏她身上又只有三个积分。

眼看着东西就在眼前却不能兑换,叶琳娜只能愤恨的偷剜了同在挑东西的伽尔一眼。

要不是这个蠢货非说什么考核的原则之类的鬼话,丝嘉和金果也就不会提出什么积分对等原则。

像刚才那个车厢里的六个人,哪怕她只解决掉一个,这会儿身上有四个积分也够用了。

然而现在她只有三个积分,最多只能在枪支和疗伤药里选一样,顺便再加一积分兑换点现金了。

心有不平的叶琳娜见伽尔故意装作没发现她在瞪他,只得收回了目光。

她最后还是选了一把活动式机关枪,兑换了一点现金。

丝嘉和金果这边,两人都兑换了一把手枪和一份特效疗伤药,这两样东西都要一个半积分,加在一起正好三个积分。

林姝这边则也选了把手枪,剩下的积分则被她兑换成了现金。

在她看来,既然这物品栏里给出了现金的选择,就说明他们在下半场的任务中一定能用得上这个,也许到时候能用钱买到武器也说不定。

此时伽尔也挑选完毕了。

他只选了一份特效疗伤药,剩下的一个半积分则和林姝一样,都换成了现金。

等到小队的五人都挑选物品完毕后,行驶中的火车窗外,天色早已暗得深沉。

星空的夜幕是亘古不变的漆黑,唯有那些闪耀的星星从未离黑暗而去。

象征光明的星星隐藏在黑暗之中,而正是有了黑暗,才更能衬托出光明的存在。

当林姝所在的五人小队,每个人都拿好自己兑换来的物品,准备进入下半场的考核时,她们眼前这间本来头顶还在亮着灯光的卧铺车厢忽然间就暗了下来。

靠近车厢门口的金果,见状不对便一把拉开了车厢门。

然而本来亮着昏暗灯光的车厢过道里,此时也是一片漆黑。

金果走到外头,仔细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

“怎么回事?为什么整列火车忽然都暗了?”

丝嘉见状出声问了一句,她人也跟着走到了车厢过道上,左右查看着情况。

伽尔也跟着走到了车厢外头。

他看了眼分不清哪个更黑的车窗内外,嘴里自言自语道,“这列车怎么说暗就暗了,难道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到下半场的考核中了?”

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他身旁本是漆黑一片的火车内壁上突然出现了大片的光景。

这突如其来的光将这一节车厢照得透亮。

发现外面像是一下子变成了白天的林姝,在发现周围除小队成员的人都突然了消失之后,这时也走出了卧铺间。

她一出来便看着自己眼前的火车内壁上头,竟然正在浮现一幕幕活生生的画面。

那是一群脸上蒙着黑色面罩,手里拿着枪或者刀子,正在四处打劫乘客的歹徒。

他们一个个都是凶焰滔天的模样,但凡是被他们看中的人没有一个能逃得过的。

“钱!把你身上的钱全部交出来!”

一个被歹徒钻入卧铺间抓住的倒爷,饶是被眼前的突然情况吓了一跳,却还哆嗦着说自己身上没有钱。

那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的人,听了这话后并不跟他啰嗦,“啪啪”就是几个大耳刮子抽上去,把人抽了个七荤八素,接着就是给人身上往肉里按图钉、扎刀子,疼得那人惨叫连连。

“说,钱到底在哪里?”

“想清楚了,你到底是要命还是要钱?!”

被反复折磨逼问的倒爷却硬是咬牙不肯松口。

他兜里的那些钱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哪能交给这些人平白无故的夺了去?

不交,他死也不交!

歹徒见这人倒有些硬气,便从兜里掏出一把枪来直接指着睡在他对面铺上的同行兄弟的脑袋,再次逼问他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钱都在哪里?不说的话,你兄弟的脑袋可就要搬家了!”

被人拿枪指着头的那个年轻人,从未见过这样的阵仗,整个人几乎快要吓尿了。

他拼了命的哀求自己对面的兄弟道,“大哥,你就把钱给了他们吧!还是咱们的命最重要啊!钱没了咱们还能再挣的呀,大哥!就当我求求你了,救兄弟一条命吧!”

男人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只恨自己扛不过对方手里有刀有枪,最终还是恨恨的交出了自己身上的所有财物。

另一间卧铺车厢里,一对打扮洋气的商人夫妇也遭了洗劫。

做丈夫的这会儿被抽得涕泗横流,他的老婆更是被人摘了身上的金银首饰,痛哭流涕。

见那歹人拿了东西却不走,还在盯着自己的身子看,商人的老婆更是吓到不轻,舌头打战的苦求道,“我们身上值钱的东西已经都给你们了,你们还想做什么?”

那歹人瞟了这少妇一眼,发觉后者的身子到底还是没有隔壁的那个小姑娘白嫩。

于是他带上打劫来的钱财,掉头便去到了隔壁的车厢里头。

那车厢里头,一个身段样貌皆是极好的女孩子,被人剥光了衣服,用黑布蒙了眼睛,双手双脚都被绳子束缚捆绑在了床头和床尾。

女孩还在试图挣扎着。

她只是在车间的浴室里洗澡时没有关严实门而已,却没料到会有人从后头忽然出现用一块布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将自己迷晕了过去。

等到她再次清醒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人不着寸缕的捆绑住了。

那些她根本不知道是谁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在她身上发泄着兽欲。

就如此时此刻,一个陌生的男人还在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她的肌肤。

女孩在这一刻已经有了求死的念头,可她除了眼睛被人蒙着,嘴里头也被横塞了布匹,当真是叫天不应,求死无门。

许多人在面临被打劫时,一个个都乖乖抱头蹲好,交上钱财保命。

也有些人不甘心被抢,还想搏上一回,最终却都是被打得鼻青脸肿,甚至是被捅了刀子。这群歹徒加在一起也不到二十人,却是将车上的数百名乘客都成功抢了一遍,甚至还劫色糟蹋了一些女孩子的身子。

期间也有人想过去求助乘务员,但后者早已被这些人先行控制住了,根本找不到人。

还有些想站出来见义勇为的人,不是被歹徒警告别多管闲事便是被自己人给强拉下了。

这些个歹徒大都是惯犯,他们甚至摸清楚了列车上各节车厢中的人员分布。

所以他们在打劫时,绝不会误入国际友人的车厢里,坚决只抢劫自己的同胞,而且总是一抢一个准,一端端一窝。

火车内壁上的画面,还在一幕幕的飞速掠过着,将这列车在接下来的行程中发生的那起大劫案,清晰的展现在林姝、伽尔、金果、叶琳娜和丝嘉五人面前。

看到被自己杀死的那群歹徒们,在投影中横行无忌的模样,丝嘉抱胸骂了一句,“”这些个人渣,我先前到底还是让他们死的太便宜了,呸!”

叶琳娜只起初看了这些游动的画面一眼,等认出来这应该是场景回溯后,她便闭上眼睛不看了,站在一旁闭目养神。

伽尔和金果则是随意的看着这些真实无比的画面从眼前不断闪过,权当是打发时间了。

而五人中个头最小的林姝,却是一直坚持仰着头,将所有闪过的那些画面和片段,尽数都记在了脑海里。

因为她觉得,这些个画面很可能不是随意被放出来的。

它们也许和她们接下来的下半场任务之间,存在着某种尚且未知的关联。

林姝因盯着这些闪动的画面太久,眼睛不觉都有些酸痛了。

等到她快要忍不住眨眼放松的时候,那些记录下火车大劫案的画面转眼间便突然消失了。

火车内壁上头仍是冷硬的光滑墙面和方方正正的玻璃窗,上面再没有任何画面投影了。

就在此时,这列行进中的火车开始放缓行驶速度,看样子是准备进站了。

而林姝等人所在车厢的播音喇叭,也适时响了起来。

“各位旅客朋友请注意,前方即将到达本次列车的终点站莫斯科站。请车上的所有旅客带齐行李物品,准备下车”

伽尔听到这声音后,整了整衣服道,“看样子我们已经到地方了,走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