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玄幻 > 长极 > 第一百一十章 准假

长极 第一百一十章 准假

作者:连丛树蕙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8-24 21:55:53 来源:书趣阁

目纳错说得好像也是有点道理,毕竟自己比他来得更早,而且也一直守在门前。

既然自己都不离开,凭什么让别人离开呢!

看来,这个目纳错是以为自己跟他一样,也是来找仙尊办事的!

“那个……我,我在此等候实在是因为……”

“居居!”突然,门前一声轻唤打断了居居的思路。

转头对上迟重的目光,连忙提步迎了上去。

“上仙,如何了?”见迟重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便好奇地开口问道。

迟重抿着唇,看了眼一旁站着的目纳错,竟是径自向目纳错走了过去。

“我是迟重。”迟重来到目纳错的面前,直接自我介绍道,“刑狱殿的仙官。”

目纳错腾地抬起眼看向迟重,慌乱中,已经屈膝跪下。

“目纳错见过上仙。”目纳错以头点地,显得十分恭敬。

居居苦笑,原来这九重天上竟然还真的有不认识迟重的神仙啊!

“目纳错,你的坐骑是保不住了,但你却可安然无事。”迟重一字一顿地说道。

居居目瞪口呆地看着目纳错!

原来,吓到常陈仙尊的坐骑竟然就是眼前这个目纳错的。

迟重话音落下,目纳错身体一软,竟是瘫倒在了地上。

隔着老远看向目纳错,居居忽然很像冲上去主持正义,可脚也没有抬起来,便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

自己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去伸张正义呢?

不过是刑狱殿一个小小的女神官而已,说好听点是帮着迟重破案,可说到底,自己就是一个小跟班罢了!

且不说自己手中没有实权,即便是自己现在大权在握了,可这九重天上敢公开和常陈仙尊叫板的人,是一把手指都能数得过来的。

可是迟重呢?

迟重可能已经尽力了吧?

“你我都是启教弟子,我极力劝说仙尊,不必为了一头坐骑而对一个小神穷追不舍,可仙尊坚持要将坐骑处死。”迟重眸光中满是愧疚。

居居不忍再听下去,可接下来目纳错的话还是传了过来,“能保住小神的命,已是福泽深厚了,小神叩谢上仙,他日定上门道谢。”

“你这话又是谁教你的,启教的弟子想来亲密无间,以后这话莫要再提。”迟重弓下身去,抬起两只胳膊将地上的目纳错扶起来,低低说道。

歪头看着两人悲伤模样的居居,此时却有点觉得好笑了。

迟重这样做无非是想要拉拢启教的人支持他做教主罢了,如果自己是目纳错的话,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迟重感激得五体投地。

这么想是不是有点白眼狼的嫌疑呢?

居居收回目光,提步走到两人跟前,“上仙,既然事情已处理妥当,在这里讲话有所不便,不如带目纳错回刑狱殿?”

“不了,小神岂敢打扰上仙清净,小神还有些事情要办,容告退。”目纳错连忙摆手,向后推出一步,对迟重和居居分别行礼告别。

迟重自然是没有阻拦,笑着点头目送目纳错离开。

等目纳错走远了,迟重这才重新回头看向居居。

居居不解地对上迟重的目光,“上仙有何话说?”

“若是过去,你定会留住目纳错。”迟重面无表情,只是抛下了一句话后,便快步向刑狱殿往回走。

居居眉心皱成一团,三步并两脚地快步跟了上去。

“上仙此话何意?”居居仰着脖子向迟重询问。

虽然迟重的意思自己也已经理解了七七八八,但若是不经过迟重亲自解释,还是不能够确定。

不能确定迟重意思的话,自己恐怕得好几天无法入眠了。

迟重微微一笑,只是这唇畔勾出的一抹浅笑中,有意无意地流露出了苦涩。

“你师父可告诉过你,修仙者不可执念于仇恨。”迟重闲庭信步地向前走,声音中带着疲倦与慵懒。

居居摇了摇头,“没有,师父只是告诉我,万事不可强求。”

万事不可强求?

“你一心想着复仇,南骋山的案子你查得如何了?”迟重轻叹一声,转而问道。

居居脚步一僵,眼看着迟重越去越远,竟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准你半天假,明日一早来我的寝殿,有要事交代给你。”迟重的声音随风飘来,而他的身影也跟着消失在了云海中。

居居站在原地,环顾四周的云海,空无一物。

似乎这天地之间此刻只有自己这个活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是回过神来。

自己查南骋山的案子已经查了很久了,可仍旧一无所获。

可杀害南骋山的真凶就当真如此缜密吗?

可但凡做过的事情,总会有痕迹的不是吗?

真相总会有一天昭然若揭,大白于天下啊!

忽然眼前闪过一抹蓝色的身影,那个身影是余澈的!

都多少年过去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记得那个凡人!

不是,那个凡人并非普通的凡人,他是当年迟重历劫时的化身。

所以,余澈和迟重是一个人。

缓缓抬起了头,眼前变得一片清明。

西方一片红晕逐渐转为灰暗,夜便就这样降临在了九重天上。

偌大的圆月仿佛触手可及,那里住着美丽无比,却清冷孤寂的嫦娥。

伴着月色回到了刑狱殿,居居总觉得有点不自在。

虽然郁闷的心情会在某些时刻被冲淡掉,但这种不自在会伴随很长时间。

坐在书馆门前的台阶上,歪头盯着迟重寝殿摇曳的烛光,汹涌的心情逐渐平息。

也不知道明日迟重会给自己安排什么要紧事,难不成是又发生什么重大案件了?

翌日,居居一大早便在迟重的寝殿门口候着了。

“进来。”迟重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显得有些闷声闷气。

小心翼翼地将殿门推开一条缝,扁着身体从门缝中钻了进去,就着外面微弱的光亮,居居这才看清楚比往日更加昏暗的寝殿。

“过来。”只听迟重略微沙哑地继续唤道。

他这是要干嘛,一大早不起床!

蹑手蹑脚走到了榻边,见迟重还躺在榻上,居居一阵脸红。

“我师父,也就是你的师祖,今日唤我过去,并嘱咐我带上你。”迟重闭着眼睛,只有嘴唇蠕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