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历史 > 风雷吟 > 胡笳催夜雨 第二十三章 司徒靖

风雷吟 胡笳催夜雨 第二十三章 司徒靖

作者:仗义鼠辈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8-25 01:59:09 来源:书趣阁

司徒靖越看越兴奋,欣然狂喜直若疯癫。

“我说司徒,你到底在笑什么?”

“你!你自己看!!哈哈哈哈~!!!”

“我看不明白!你直接说,别兜圈子了行么!”

“哎~你啊~武夫~!武夫啊~~!!”半晌之后,司徒靖像是笑够了,这才终于从地上坐起来,抄起一本簿子翻开,指着其中的记录说道,“罗恒的出入记录与红袖招犯案的时间如出一辙,所以简单来说,这红袖招就是罗恒,而他肯定还藏匿于平京——因为昨晚,又发了一起案子!”

“罗恒就是红袖招?你等等,他一个司礼监掌印为什么要频繁跑出宫去虐杀妙龄女子?他疯了?”

“对!他就是疯了!而且疯得无药可救!你也是男人,总该明白得不到温柔慰藉的漫漫长夜有多难熬,而他需要熬一辈子,岂会不疯?!”司徒靖大笑着勾起了蹇衷的肩膀。

“你少来!别拿我跟他比... ...”蹇衷一脸嫌弃地推开了司徒靖——他们和宫里的宦官交往密切,自然对这些人阉人的怪癖见多不怪,并由此产生了更甚的厌恶。

“之前我就奇怪,这红袖招为什么对受害人秋毫无犯,却偏偏执着于辣手摧花——嘿嘿,如今再看就很简单了,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他只能通过残杀才能发泄心中的积郁和愤懑!”

“那即便罗恒就是红袖招,那你也只能证明他还在平京而已啊?”

“只要他还在平京,一切就好办了!走!回去找廷尉大人!”

即便两人都身手不凡,即便他们都轻功卓绝,可毕竟已经几乎脚不沾地地来回跑了整整大半天,所以回到廷尉府时已经是暮云压城。

司徒靖却不管廷尉府已经闭门掌灯,直接拿起鼓锤对着冤鼓一通猛砸,

“咚咚咚~!”

很快被鼓声惊动的衙役兵丁就蜂拥而出,按住了一脸笑意的击鼓人。

依照大周律例,廷尉府前的冤鼓为重大冤情所设,无论何时一旦鼓响,身为九卿之一的廷尉都必须亲自升堂问案并奏报天子——故此为了防止无聊的人为了等闲之事惊动冤鼓,任何人只要击鼓,无论冤情属实与否都要先杖责二十。

“快快快!赶紧打,打完了好说正事!”司徒靖有过目不忘之能,律令刑法自然是倒背如流。

众衙役面面相觑,廷尉府的苍黄杖虽然不比宫里的廷仗一样是用刚木包覆铜皮,但也是硬木所制,杖下冤魂也是只多不少——如今竟然闯来一个上门讨打的,一脸喜笑颜开怎么看也不像有冤,而且还是朝廷命官,一时间所有人都诧异地不知如何是好,谁也不敢先动这个手。

“谁?!谁胆敢击鼓?!”听声音就知道是廷尉张慷,平京里也许有人官做得比他大,但是很少有人嗓门比他大。

“张大人!张大人!是我!快快快~~~下官有急事禀告——请快行刑!”说话间司徒靖已经自己趴在了中庭,伸手招呼着两旁张口结舌的衙役。

“这... ...司徒大人!这是廷尉府!您请自重!”眼见司徒靖在众目睽睽之下,已经旁若无人一般自顾自地脱起了裤子,向来铁面的张慷也不禁有些尴尬。

“张大人!下官真的有要事!求您快些行刑吧~”司徒靖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同朝为官多年张慷也没见过这位黄门侍郎如此失态。

张慷递过一个眼色,左右立刻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几个人很快围过来三下五除二地打了一个声势骇人,只不过虽然声势震天,可受刑的司徒靖却偏是一脸轻松惬意。

公门之内呆个三五年的人都明白,受刑人的死活全在行刑者的手上,个中高手可以用二十斤的苍黄杖打得一块水豆腐劈啪作响却不变形;也可以用同一把刑杖毫无声息地把一块包着棉被的顽石砸成齑粉。

张慷显然是有意放了他一马。

“说说吧,司徒大人,您这是闹得哪一出?”张慷冷着脸,眉梢眼角挂着十分的不满,他不过稍长司徒靖几岁,可二者共处一室却是显得格格不入。

若说司徒靖仅凭一张脸就足以整个平京的女子魂牵梦萦的话,那张慷那副尊容本身就酷似一桩红杏出墙的不幸婚姻。

“张大人,请从即日起在平京四门加派人手严查来往人等,并张榜缉拿采花盗红袖招,言语间不仅要点明受害者惨遭凌辱,”司徒靖抱拳拱手深施一礼后,突然面带着一种诡秘的笑容继续道,“更要重点申明,受害者中还有个男人!”

“司徒大人这是何意?”张慷不解,整个平京的人都知道,这个红袖招只害性命不损清白,更不可能去招惹男人。

司徒靖细细地又解释了一遍他的发现,张慷这才恍然大悟。

“这样不会打草惊蛇么?这榜文一出恐怕他更加不会露面了吧?”

“当然不仅如此——从今天开始,我就是红袖招!”司徒靖微微一笑,此刻那俊朗笑颜之中却满是诡诈奸险。

朗月高悬,秋风送爽。

平京的的灯红酒绿和纸醉金迷都随着渐渐沉寂的夜色而消散——而天地之间万物之中,往往一件事物的外表越鲜艳,其下隐藏的危险也就越骇人。

街上已经空无一人,白日里人来人往的店铺也早早就上了门板,不知道几条街外隐隐有梆点声——

“铿铿~哐~”锣声清脆。

“夜入四更,天寒地冻~!”人声嘹亮。

蹇衷换了一身颇为风骚的衣着——那是一袭只有勾栏院里的相公才会穿着的水蓝色青衿,外形上虽然与寻常深衣并无不同,只是所用纱绢薄得惊人,隐隐可以透漏出他胸口的粉嫩围兜。

司徒靖一再坚持要他穿成这幅样子,脸上还要薄施粉黛。他当然不愿,百般抗拒无果之后维持了一条遮面的大红纱巾,此时活脱脱一个矫揉造作的艳俗男伶——如果不是夜阑人静,那一定会有人注意到他两腮因气愤而抖动的胡须下隐藏的羞愤。

“娘的,让老子穿成这样... ...”蹇衷的步履还要学着那些梨园的倡优一步三摇——他本出身羽林军,体型颇为健硕,而配合这一身的行止装扮,说不出得怪异。

“嗯?噗~!!”

“看什么看!找打啊!滚!”

打更的也是命里该有此劫,好巧不巧得他就转进了蹇衷所在的这条街,两人正好走了个照面,初时他还不觉得有异,只当是某个夜归的优伶或者相公。

可当他走近了再一看,那口气却差一点就续不上来,险些憋死过去。

这个只会出现在一般人噩梦中的形象大概要折磨他很多个夜晚了。

“呦,这位小相公,粗粗壮壮得挺结实啊,这么晚了,要不要哥哥送你回去啊?”声音里充满了轻佻和放浪,还有掩饰不住的笑意,说话的人自然是坐在房檐上一身夜行衣的司徒靖。

“啊~!你是谁!救命啊!”蹇衷的声音很大,以至于惊醒了临街的几盏灯火。

“在下么?平京城里的人,都叫我红袖招。”

“啊~你!救命啊,红袖招杀人了!!”

... ...

“哎,你听说了么,红袖招又犯案了,这回是在珠玉街那儿盯上了一个傻大姐!”

“嗨,什么傻大姐,是个老爷们儿,打更的刘大爷亲眼得见,那胡子跟扫把似的,却穿了一身的花红柳绿,估计是个疯子~”

“欸哎,据说那红袖招还想非礼来着!”

“我也听说了,好像非礼不遂,还被那个哥们一通好打~!!”

“哈哈哈哈~活该!”

闲言碎语总是传地很快,尤其是这种奇闻异事——仅仅一天的工夫,平京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红袖招添了新的癖好。

本是个人人闻风色变的诡异凶犯,顷刻间就因为一桩言之凿凿的丑闻而成了茶余饭后的笑谈。

而那他手下的几十条冤魂和一件件泯灭人性的罪案似乎都随着哄堂大笑烟消云散了一般——人们的记性都很差,除非这件事与他自己息息相关。

“我说蹇兄,你今晚能不能下手轻一点?”司徒靖揉了揉淤青的嘴角,他只是告诉蹇衷要尽量做的逼真,不曾想他却是真的毫不留力。

“今晚还来?!你饶了我吧!那身打扮我自己都做噩梦你知道么!”蹇衷瞪大了眼睛连连后退,拼命想要挣脱司徒靖那只拽着他衣袖的手。

“不不不,今晚,你扮红袖招。”

... ...

隔日,平京的百姓又添了一桩闲话——据说红袖招像上瘾了一般又去调戏某个俊秀青年时又闹了笑话——这次他不仅被对方饱以老拳,最后还被一脚踢进了茅坑弄得一身臭秽。

“蹇兄!蹇兄!都是小弟的不是,小弟今晚做东,给您赔罪——您老兄大人有大量,饶恕小弟一次可好?”司徒靖点头哈腰地追在身后,那副卑躬屈膝的样子让旁人看了都忍俊不禁。

“... ...你老实说,你还有什么幺蛾子?”蹇衷停下脚步却并不回头,语气神色之中显然还在为昨晚的事情抑郁——他被迫在那个满溢着臭秽的坑里和蛆虫嬉戏挣扎了近半个时辰,为的不过是吸引周围紧闭的门窗里亮起多一些的灯火。

所以从清晨开始到现在,他整整一天都泡在香水行里听闲人们诉说着昨晚的尴尬——即便如此,他还是隐隐闻得到那种刺鼻的味道。

“不不不~真的不会了,小弟指天发誓,如若再坑害蹇兄... ...皇天不佑!”

“不过,还是要麻烦蹇兄这几天晚上跟着点小弟——剩下的事,小弟自己去做即可。”

... ...

时光荏苒,转眼之间已经过了八天。在这八天里,红袖招彻底从一个凶名赫赫的杀人狂徒变成整个平京城家喻户晓的笑话——几天里他一共骚扰了十名男子,其中有三个是镖局的镖师;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偷走了某个男浴池里所有的亵衣亵裤... ...

现在整个平京城的人都已经相信,红袖招已经彻底失心疯了。

而红袖招是宦官的传闻也在宫中不胫而走。

“侍郎大人~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啊?说来也让哀家听听啊~”淳于瑾还是一副慵懒的模样横卧在那张鸾凤朝阳紫檀眉梢榻上,薄薄的纱帘掩不住千般的妩媚万种的风情,更不加掩饰的是她此时的嗔怒。

“太后赎罪!微臣这几天若非是为了替您挖出那个罗恒,也不敢忘了来寿安宫向您请安这天大的事情啊~!”帘外垂首站立的人正是司徒靖,此刻他虽然不敢仰视,低垂的目光却直勾勾地盯着淳于瑾的一双盈盈可握的纤纤玉足。

“好啊,那你进来,好好给哀家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撤帘~”宫女缓缓挑开翠色帘笼,只一瞬间,帘中人满身的珠翠霞光便裹挟美艳扑面而来,让司徒靖不由得状若痴迷。

“愣着干嘛?过来给哀家捶捶腿——你们出去候着吧~”淳于瑾挥挥手,侍女们则很默契地退下,而司徒靖便立刻迫不及待地上前献起了殷勤。

“太后可听说过闹得满城风雨的红袖招?”

“就是那个残杀妙龄女子的采花贼?他和罗恒有什么关系?”

“太后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红袖招残杀女子不假,采花却是不然,被他所杀者俱是清白之身,”司徒靖顿了顿,暧昧的十指流连于淳于瑾莹润的足踝,看到后者嫣然一笑后才又缓缓说道,“您就不奇怪是为什么?”

“哦~为什么?”淳于瑾的好奇心似被勾起,略微探身,已是春光无限。

“天下男子哪有不好色的,面对宝山空手而回的不是呆子就是有病,”说完他瞟了一眼淳于瑾,手下的劲力也稍稍重了两分,而对方似乎是没注意到这犯上之举,“红袖招其人机敏狡诈,自然不是呆子——所以微臣一直怀疑,他有病,那里有病~”

“天下男子也不是都像你这般不堪吧?”淳于瑾最大的魅力,就是可以雍容华贵地风情万种。

“太后... ...”

“小滑头~人都走光了,还拘着?”

“掌嘴,掌嘴,看我这记性——瑾姐~”

“哼~!接着说呀?”

“前几天,我无意中发现罗恒有伪造懿旨偷出禁宫的行径,而最近的一次恰恰适逢红袖招犯案,于是我就把他出宫的时间和案发的时间一一对比,结果发现分毫不差!也就是说,罗恒,就是红袖招!”

“什么?!宫里竟然出了这么个凶徒!”

“谁说不是呢,想想我都后怕——瑾姐如此国色天香,还好有宫獒日夜护卫,否则... ...”

“啐~没正经,那现在进展如何?”

“十日之内,必有佳音——看在我这些日子如此辛劳的份上... ...?”

“哼~谁知道你是为了我,还是听命于吕放那老匹夫... ...”

“冤枉啊~那老匹夫我一向是阳奉阴违——这些天为了替瑾姐你探听虚实,险些连性命都丢了,姐姐就不打算好好补偿补偿我?”

“呸~贫嘴——凭你还抓采花贼?你便是这天下头一号的采花贼!”

“嘿嘿~谢太后赏赐微臣天下第一采花贼——今日便是死,臣也必当奉命~”

“啊~呵呵,讨厌~!!”

... ...

春风搅扰翠绡纱,窃步狸奴戏锦霞。婉转莺声羞燕语,相思雨落溅桃花。

司徒靖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这个秘密,即便是梦中。

大多数人对于他以色侍人的调侃仅仅是私下里带着几分嫉妒的奚落,他也经常对此一笑而过——越是表现得毫不在意,便越是没人信以为真,但是假象之中包裹的却往往是真实。

“司徒兄... ...这几日你扰得平京男子人人自危,可是那红袖招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蹇衷面带焦急之色,毕竟这几日搅闹京师他也有份参与——若然抓不到罗恒,那他也要牵连其中,论罪非轻。

“蹇兄稍安勿躁,我估计这几日他就会有所行动——今夜,我们继续玩蠢贼倒采花~”司徒靖的笑脸上春风洋溢,可在蹇衷眼里简直比哭还难看。

又是一个如水凉夜,司徒靖继续打扮成他心目中风骚的采花贼在屋檐之上飞驰——蹇衷则抱着自己的朴刀隐蔽在暗处伺机而动,司徒靖的身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

这出闹剧已经持续了十多天,司徒靖说这几天晚上行动时,他明显感到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总是萦绕四周——他可以肯定,那是某个恼羞成怒的凶徒所散发出的杀气。

“嘿嘿,小哥~陪大爷我玩玩啊~”司徒靖又找上了一个目标,最近平京城里红袖招失心疯的传言甚嚣尘上,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其嗜好男风的事已经传得绘声绘色——谣言,往往就是开始于一点点的真相,然后在口口相传之中与出发点彻底背道而驰。

这一次却很奇怪,这个一身青衣的汉子却并未如之前一般狼狈逃窜——他仿佛没有听到司徒靖的轻薄一般继续往前走,丝毫不见慌乱。

司徒靖知道,目标终于按捺不住了。

因为没有在宫廷之中生活过十几年的人,绝对不可能有如此规矩的步伐。

“哎~小哥,别急着走啊~”他伸手搭上对方的肩膀,这个险必须冒,此时若是过于谨慎则会惊动对方,以至功亏一篑。

司徒靖的左手搭上去的一瞬间,对方却后发先至——先是右手如疾电扣住了他的脉门,然后左手向后反抓上臂!

这人转过头时,司徒靖发现他还带了一张面具,果然是谨慎入微——但这武功的出处却无法掩饰,正是宫獒们那擅于分筋错骨的利爪。

司徒靖并非庸手,左臂被制本来就在他意料之中——所以他当即一个鹞子翻身,凌空疾转之势逼得对方不得不松开了手。

“好小子!敢跟我红袖招动手!看我把你就地正法!”近乎于嚎叫的一嗓子显然是说给蹇衷的,司徒靖不是个喜欢冒险的人,他宁可拖延时间以众欺寡也绝不冒险恃强凌弱。

对方显然有所怀疑,但四下环顾一圈并无异样之后,还是以挟风掣电之势扑了上来。

司徒靖从没体验过的压迫感如潮涌来,他甚至好像从对方的面具下看到了一抹狞笑。

“自作聪明,枉送性命!”

声音娇柔阴鸷,确是阉人独有。

注:香水行,民间对于浴堂或开设浴堂者的旧称,最早见于我国宋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