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其他 > 九天龙皇张若尘 > 第2867章 青衣荒天

九天龙皇张若尘 第2867章 青衣荒天

作者:飞天鱼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8-25 03:05:07 来源:笔趣阁98

第2867章青衣荒天

玉缘轩,不负这个名字,走入进去,庭院开阔,装饰有各种颜色的玉石。

或者说,是圣玉,神玉。

这些玉石,没有经过能工巧匠的雕琢,但正是如此,却更增自然美感的观赏性。

大巧不工,莫过于此。

走在这庭院中,张若尘才是忍不住感叹,难怪两位看守的圣王会说,这座庄园只接待神灵。

的确有接待神灵的底气。

只是这玉缘轩中,便是遍布神纹和道锁,若是不知晓正确的路线,圣境修士来到此处,无疑是进入绝杀死地。

人工湖中的水,碧波荡漾,水雾迷茫。

水面上,飘浮奇花异草。

湖心,有一座百米高的仙山灵岛。

湖畔是一片散发圣辉的紫竹林,随风摇曳,洒落下紫色光雨。

张若尘迈步登上人工湖上的石桥,石桥呈拱形,最高处离水面足有二十米。刚刚走到石桥顶部,湖的对岸,声音响起“你可以止步了!”

张若尘停下脚步,向远处湖畔的一座古亭望去。

亭中,幔帐飘摇,一道肩宽体阔的青衣身影若隐若现,正在独酌。

“你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亭中那人,问道。

张若尘道“当时,石英、青玄、爱莲君、柳轻城、巫马九行,五尊神灵就在那片星域。能够瞒过他们,杀死蒙生,并且夺走骷髅头戒子,必然是石族大神才能做到。而且,还必须是很厉害的大神。”

“如此厉害的石族大神,个个有数,除了阁下,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出现到神女十二坊所在的这片星空。”

“对吧,荒天大神?”

“沙沙!”

湖面风起,将亭中幔帐彻底吹开。

那道青色身影,依旧在独饮,道“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得明白,天下间,能够凭借一道石气,找到我确切位置的修士并不多。而你,显然不是其中之一。”

张若尘道“你为何如此笃定?”

青色身影终于忍不住,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他能看见张若尘。

可惜,张若尘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看见一道模糊的轮廓。

他似乎喝了不少,言语中,带有一丝醉意,摇头道“难怪你敢找到这里来,原来你的寿元无多,已是一个将死之人。”

张若尘道“其实就算我还年轻,寿元还很多,也会来,不会被荒天两个字吓住。”

“哦!是吗?”

青色身影似乎终于对他,生出了一丝兴趣,将酒鼎放下。

张若尘道“因为我实在是好奇,堂堂荒天大神,敢承认斩断昆仑界的接天神木,敢承认杀死了自己的师尊元墟古佛。为何杀一个蒙生,夺一枚戒子,却不敢让人知晓?”

亭中的青色身影,已是完全静止。

但这静止,却仿佛蕴含惊雷般的威势,让闻讯而来的这座庄园的庄主渔谣,停在了门口,不敢在这个时候闯入进去。

渔谣的一双秀目,盯向站在石桥顶端的那道苍老身影,实在是不明白,天下为何有人敢以这样的口吻,对荒天讲话。

张若尘是真的无惧。

反正只剩一丝生命之火,可能下一瞬,就会如同风中残烛一般熄灭。

久久之后,青色身影才道“你不像是一个垂暮朽朽的老人。”

“天下哪有什么老人?百岁算老人?千岁算老人?还是万岁算老人?其实,我从来不想做一个老人,但人终究会老去的,会有打不动、血不热、力不支的那一天。”张若尘说到最后,气势已是降了下来,多了几分暮气。

青色身影道“所以,你来这里,只是想要问我这个问题吗?”

“虽然我对这个问题好奇得要命,但我对你这个人,却是更加好奇。所以,我想一定要来见一见你!”张若尘道。

青色身影道“现在见到了,你觉得如何呢?”

“看得还不够清。”张若尘道。

青色身影道“那你想不想,进入这座亭中,离得近一些,看得清一些?”

“你心中根本是拒绝我进入亭中,不想让我看清此刻的你。又为何问出,这么一个多此一举的问题?”张若尘道。

青色身影道“并非多此一举,我是真心向你发起邀请。因为,你能够猜到我的身份,能够找到这里来,便是已经有资格坐到我的对面。只不过……看到我此刻的模样之后,我会杀了你。仅此而已!”

“对你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这样半死不活的活着,其实更难受吧?”

“现在,我再问一句,你想不想进入亭中?”

这是一句催命的话!

无论张若尘去,还是不去,都得死。

不去,代表着他怕死。

他越怕死,荒天越要杀他。

因为,张若尘先前问出的那个问题,显然是戳中了荒天心中最不想与人言语的秘密。

张若尘道“你觉得,一个人长什么样子,有那么重要吗?当然,如果是白皇后坐在亭中,我虽然寿元枯竭,但还是会忍不住在死之前,去看上一眼,看她到底是何等美貌。但,对荒天大神你的容貌,我是真的不感兴趣。”

“我看不清的,不是你的容貌,而是你这个人。”

“在我想象中,你荒天应该是杀伐果断之辈,但,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独饮独酌的酒徒而已。你说我,不像是一个老人。我看你,却像是一个老人。”

张若尘已经做好,随时被荒天暴起杀死的准备,所以,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心中想什么,便说什么。

但青色身影却出奇的平静,道“你喝酒吗?”

“喝!”张若尘道。

青色身影道“喝酒会死人的。”

“那得看是什么酒?”张若尘道。

“嘭!”

青色身影挥臂,放在亭中的一只青铜酒鼎飞了起来,撞向石桥上的张若尘。

张若尘抓住酒鼎,没有感知到鼎上有大神神力爆发出来。

酒鼎高约一尺,重量却不轻。

不像是装的酒,像是装了一座山。

这些年,张若尘与酒鬼喝了不少凡尘杂酒,但,向青铜鼎嗅了一口,便知这是真正的神灵烈酒。本是老朽麻木的身体,因为这缕酒气,像是燃烧了起来。

“好烈的酒。”张若尘道。

青色身影道“烈酒似毒!此酒,名为生死之间。你觉得,能喝死你吗?”

“或许可以吧!”

张若尘倒头躺在石桥上,抱起酒鼎,直往嘴里灌,哪管会不会喝死。

不知灌下了多少,张若尘只感觉身体中,似有烈火燃烧,没有任何舒服的感觉,疼痛至极,痛入骨髓。

偏偏这种感觉,却让他痛快,让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是一个修士,是一尊神灵,不是临行客栈的那个张老头。

张若尘抱着酒鼎,抬头望天,已经有些醉了,天空仿佛挂着池瑶的身影,一抬手,就能触摸到。

这一生,有无数的时刻,都是很难做选择和决定。

传功池瑶,舍弃一切,是张若尘所有决定中最艰难的一次,但却丝毫都不后悔。因为他知道,池瑶一定会带着他的期愿,去完成他想要做的事。这样也就够了!

青色身影道“你流泪了!”

“是酒太烈。”张若尘道。

青色身影道“你既喝了这酒,我便回答你的问题。你不是好奇,我为何在这里像一个老人一般的独饮独酌?”

“因为,我不是石头,我有血液,也有生命。当我决定,不再做石头的时候,其实已经知晓今后一定会有七情六欲,会惆怅、伤心、迷惘。”

“独饮独酌不是想麻痹自己,而是一个人的时候,才能静下来思考,才能从迷惘中走出。酒,能醉人,能杀人,但对我而言,它却是在时刻提醒我,我不是石头,我有生命。”

“你应该明白,人总是会受情绪左右而变得迷惘和苦恼,然后,又会凭理智,从迷惘中走出,豁然开朗。每一次迷惘,都是一次沉淀。每一次走出迷惘,都会让你变得更强大。希望你还能有变得更加强大的机会!”

渔谣走进了玉缘轩,白衣如画,缥缈如月,一步步走上石桥,道“从未见过你说出这么多的话,更没见过你,向一个人吐露出心声。今日,你是真的醉了!你说独饮独酌不是想麻痹自己,而这句话,不就是在麻痹自己?”

远处亭中,青色身影站起身,道“换做别的人,我的确没必要讲这么多。”

渔谣低头看向已经醉过去的白发老者,道“你认识他?他是谁?”

“他能猜到我是谁,但几句话之后,我也猜到了他是谁,即便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青色身影走上石桥,从渔谣身边走过,没有哪怕瞬间的停歇,已是只剩背影对着她,道“接下来一段时间,他肯定会留在星桓天,让他就住在这玉缘轩吧!”

“可是这里,你不是曾说,不让任何修士居住吗?”渔谣道。

“他可以,至少暂时可以。”

青色身影已是走出玉缘轩,最后一道声音,从不知多远之外飘了回来“若是他想要骷髅头戒子,让他想清楚之后,来弥山天尊湖找我。那里,你不得告诉别的任何人,包括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