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其他 > 明夷于飞 > 章节500:九渊阴阳图

明夷于飞 章节500:九渊阴阳图

作者:李写意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8-25 06:28:51 来源:笔趣阁98

天地倒悬,世界骤变。

庄天瑞和云修各自掐着手决,表情肃正。他们两个全神贯注的凝视着自己面前约三尺左右悬空缓慢旋转的黑白符文。

此刻,除了香茅子和吞吞,其他的人都已经回到了飞舟内,却没有人能说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

大家眼看着冯劳通等人虚张声势的隐藏身份,早就猜出了对方来意不善。等看到那些人开始围追堵截吞吞,更是恨不得直接上去动手拦截。

可冯劳通等人一出手,元婴圣君的蛮横威压,就**裸的显露了出来。

两边修士的境界水平差距过大,小庄公子不得不硬生生咽下这口气。

魂寰诸子在庄天瑞的手势下,悄无声息的回到了云舟上。这是他们魂寰内部的暗语,紧急时立刻登舟。

其实在魂寰诸子收起灵狼的时候,冯劳通曾经往这边看了一眼。

这种小动作虽然细微,却也瞒不住在场元婴圣君们的耳目。

冯劳通也多少猜出了那个悬浮而行的云舟,是件飞行灵器。那些小家伙偷偷摸摸的爬上去,多半是打算快速的逃走。

冯劳通没有阻拦,他们的目的是元天灵兽。至于这些不过是金丹和筑基期的小修士们,既然不是生死仇怨,走便走了。

魂寰诸子很顺利的回到了云舟。

在庄天瑞的计划里,他接下来把云浮峰的三位师弟和师妹们也都悄悄弄到云舟上。然后,他再启动云舟,也就是——九渊阴阳图。

凭借手中这张极品的天阶宝器,困住区区几个元婴修士,完全不在话下。

可计划没有变化快,小庄公子的盘算,香茅子并不知道。香茅子又担心连累了小庄公子,又舍不得吞吞。

危急之下,冒然出手。

这个突然的发作,打破了庄天瑞所有的安排。等到他强行拖着要去拼死救人的杜陆离和凌恒回到飞舟,却见香茅子和吞吞马上就要被粗壮的荆棘砸到头上。

情急之下,庄天瑞直接开启阵图,全力催动,来不及留手。

偏偏云修的动作几乎和庄天瑞同步,两个人同时开启了阵图的核心,并且全力催动。

九渊阴阳图的阵法,霎时间就展开了。

飞舟上的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黑,等到光明逐渐恢复的时候,他们面前的场景已经截然不同了。

他们依然在飞舟之上,可周围却再也不是刚刚熟悉幽静的林地。

而是变成了一片浑然迷茫的云雾之状,无论什么努力,都无法探查到浓雾之外的情况。只有云舟内部和头顶是非常清晰的。

“哇!好大的月亮。”春宝刚刚吓坏了,一下子就钻到师兄的怀中。等到小春宝偷偷抬头的时候,完全没见过的景色,让他忍不住低声惊呼了起来。

小春宝天真无邪,可他的惊呼,何尝不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在他们头顶不知多远的尽头处,悬浮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明月”,那“明月”足有山峰大小,却又比普通月亮更亮上几分,倒影清晰,正在缓慢的旋转,上面似乎有很多东西。

只可惜距离太过遥远,看得不是很清楚。

春宝用手指不断指指点点,示意他师兄林言之看新鲜。

林言之虽然看不出什么端倪,却本能的觉得,那个硕大无比的球状物体,不可能是月亮。月亮上怎么会有人?哪怕是修士,也不可能吧……

在场的诸人里,除了庄天瑞和云修,就只有扶摇的修为最高,他的神识已经隐约感知到,那高悬的球状物体,应该是某种幻阵所在。

可扶摇的神识触及不到那么遥远的地方,无法仔细探查。

“庄公子,我师妹呢?”杜陆离担心得不行,再三追问。

庄天瑞低声和云修确认了一番之后,他也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叹息了一声,“辛夷师妹,应该在阵中。”

“阵?什么阵?”杜陆离没反应过来。

庄天瑞便直接指着那巨大的月亮,“杜师妹,你还记得出发前,我说自己有个顶级的阵图么?如今,便是阵图大开后的情形了。”

小庄公子看着舟内诸人,缓缓的解释,“我们现在所处的飞舟,乃是阵图的核心阵眼。而辛夷师妹和吞吞,因为来不及回到舟内,此刻他们都在幻阵当中,也就是那月亮所在的地方。”

对于庄天瑞的解释,扶摇和林言之内心已经有所揣测,听见他所说之后,并没有特别惊讶。

杜陆离关心则乱,“那,那赶紧把我师妹和吞吞给放出来啊。”

这个要求,乍听之下倒也不算过分。幻阵和阵眼都由庄天瑞所操控,他要在里面设陷杀人,或者想要放谁出来,本该易如反掌。

可此刻,庄天瑞却面露难色,他轻轻的摸了摸鼻子,“杜师妹,这阵图乃是我师祖传给家父的天阶宝器,这次我是偷偷拿出来的。”

这话,在黑岬残阵那边,庄天瑞便说过的。

杜陆离点头,然后迷茫的看着他,不明白小庄公子为何又重复阵图的来历。

庄天瑞继续解释,“此阵图名为九渊阴阳图,威力极大,幻阵也特别多。我其实并不敢完全打开它,因为担心收不起来。”

“可刚才事发突然,我和师兄几乎同时开启了九渊的变阵,它现在完全被打开,而且里面的变阵法则是混乱无序的,我没办法把辛夷师妹给单独放出来。”

杜陆离的脸色惨白,“怎,怎么会这样?那我师妹不会有危险吧?”

说到这里,庄天瑞又摸了摸鼻子,“也许,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危险吧……”

这话,听起来可就不怎么有底气。

“那,那,”杜陆离看了看庄天瑞,又看了看牢牢抓住她的凌恒,“那要怎么办?能先找到我师妹么?既然是幻阵,她在哪里啊?”

“嘶。”这个简单的问题,却又难倒了庄天瑞,“现在还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

幻阵虽然大小不一,可总有个方向。

有的幻阵乃是特殊的场景,比如尸山血海、天地毁灭;

也有的幻阵是构建了人间烟火,或者修真的历劫,让在里面的修士直视自己的内心,感召出他的心魔……

总之,幻阵就是借助半真半假的阵法和杀阵,让修士步入危险而不自知。杜陆离觉得先弄明白幻阵的设置和杀阵特点,自己记住了,好进去把香茅子和吞吞带出来。

可庄天瑞偏偏说不知道。

“这个幻阵,不是一套,而是多套嵌入。而且所有的杀阵和陷阱,都能彼此相互勾嵌,自行组合成全新的陷阱杀阵。所以我不知道。”庄天瑞解释道。

扶摇听了,微微点头。

早在黑岬残基那里,庄天瑞就说过,自己有保命的手段,绝对可以护着大家无虞。倘若这阵图要是那么简单,反而不太对了。

扶摇追问道,“那里面总共有几套阵图?能不能把主要的杀阵都找出来,我们想办法绕过它们,去接辛夷师妹?”

庄天瑞轻轻摇头。

杜陆离有些着急,脱口而出,“怎么会没有办法,纵然这套阵图里有百套幻阵,我们这里这么多人,每个人记上十个,总能应付过去的啊。”

幻阵之所以能成为主流阵图,就在于它的多变和杀阵。多套幻阵合组合而成的阵图,也是高阶幻阵的常例。

不过由于幻阵的材料和符文太过复杂,所以幻阵组合常见的就是几套和十几套的组合。倘若幻阵嵌套能过百,当是高级阵图无误。

杜陆离知道庄天瑞手中都是极为高级的货色,所以猜了个上百个幻阵嵌套。

庄天瑞又是一阵摇头,“这套阵图,乃是我师祖亲手绘制的,它极为复杂。我往常不敢解锁打开它,都是开前面两三层变化,再慢慢恢复枢纽和核心。”

“刚刚我和师兄太着急了,一起动手,完全打乱了核心枢纽的启动顺序,现在里面的幻阵到底变成什么样,要怎么恢复,一点头绪都没有。”

云修低声的补充了两句,“现在我们不敢挪动任何机关,就怕再弄乱了核心里面的幻阵,会把情况弄得更糟。”

杜陆离还是听不懂,她急道,“那就算有上千套幻阵,总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我们一个个的试过去,总能找到我师妹的吧。”

庄天瑞为难的看了云修一眼,欲言又止。

扶摇也在跟着动脑筋、想办法,可他听了半天,又看到庄天瑞的各种为难,脑中忽然灵光一现,“等等,庄公子,你,你这张阵图,莫非不是那张万幻之巅?曾经把显世仙君赵知天困住的幻阵阵图?”

什么?

舟内众人觉得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这世上还有能困住化神仙君的阵图?!他们怎么都没听过。

杜陆离也瞪圆了眼珠盯着庄天瑞。

庄天瑞尴尬的笑了笑,“嗯,就是它。”

……

……

九渊阴阳图,它的名声在元炁大陆并不如何响亮,可在九大宗门的超阶化神修士里,却无人不知。

它是魂寰上代掌门司焅仙君亲手炼制的顶级阵图,也是魂寰至宝之一。

然而这并不是九渊阴阳图扬名的缘故。

让它真正成为魂寰至宝的原因之一,是它初战便困住了最顶阶的化神仙君。

除了昆仑、魂寰、正一这样的镇派至宝,几乎没有什么灵器敢说能困住化神阶的修士。九渊阴阳图便是那个罕见的异数。

而它困住的化神仙君,正是当初刚刚进阶的四海地老祖——显世仙君赵知天。

彼时,显世仙君以外域四海散修的身份,元婴化神,成为四海地第一位外域仙君。堪称史无前例,登峰造极。

那时候,显世仙君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受到无数散修的膜拜,觉得他才是凭一己之力突破天道法则的表率。

无数的吹捧和敬仰包围着刚刚晋级化神的显世仙君,也滋生了他的野望。

显世仙君是个野心膨胀的人。

这也不难理解,十万年封印,数百万散修,最终只有显世圣君一人越元婴而至化神境。

倘若不是有野心有执着的人,赵知天也没办法一路走到显世仙君的境界位置。

当他成为当时全天下第十位仙君后,却又想去夺得“天下第一化神”的名头。

这不仅仅是贪图虚荣,更是为了实实在在的修行机缘。

其余九位仙君,均属各大超级宗门嫡系。

显世仙君独自走了散修晋级化神仙君的道路,纵有了十大仙君的名头,也享有了四海地渚岛的管辖统属权力。

可跟有数万年储备的超级宗门相比,四海地贫瘠的令人发指。

赵仙君的盘算,就打到了挑战其他仙君的头上。

只要他能赢了那么一场、两场的比斗。这天下资源的归属,可就要重新画出归属了。

显世仙君打定了主意,可这第一个挑战的对象,却有了不同的斟酌。

昆仑势大,独占四位仙君;正一道门紧随其后,有两位化神仙君坐镇。赵知天是个务实的,他率先就排除了昆仑和正一。

惹不起,躲得起。

从散修一路逆行的显世仙君,很懂得“量力而为”。

他的挑战对象,只剩下三位化神仙君:东星宫极堃殿、西星宫昊天殿以及魂寰,各有一位化神仙君。

不过昊天殿在极西之地,素来闭门不出,纵然上去踢门怕也难以挑战。而极堃殿乃是天下道门的司秤之司,跟诸大门派关系极好,不好得罪众怒。

思来想去,显世仙君就选定了魂寰。

魂寰乃是器宗,说白了就是个买卖灵器为主的宗门。灵石倒是赚得满盆满钵,可在旁人口碑中,魂寰着实一般。

很多散修甚至因为囊中羞涩,背后大骂魂寰乃奸商蠹虫之流。

去挑翻魂寰,不仅在散修中能赢得口碑和美名,说不得魂寰为了安抚自己,还会把各种“灵器”和“灵石”直接奉上。

反正魂寰最不缺的,就是这两样东西。

盘算清楚后,赵知天志得意满的登上了灵霄塔,向当时的魂寰掌门——司焅仙君曹延陵“请教”。

赵知天那时才不过刚刚晋级化神境,而司焅仙君曹延陵却是位晋级将近千年的化神仙君。两个人在化神领域的差距领悟,极为巨大。

可赵知天又凭什么敢去直接挑战司焅仙君?

并非赵知天盲目自大狂妄,而是因为他认准司焅仙君曹延陵,绝非他的对手。

曹延陵乃是魂寰嫡系子弟,他自家父母师长皆为魂寰嫡系长老,一路长大,可谓顺畅无比,尤其在炼器方面极有天赋,堪称举世无双。

正因为司焅仙君炼器的大名在外,魂寰也尽可能的倾泻了所有的资源给他,一路扶持他从炼器、筑基、金丹,进而元婴,化神。

司焅仙君曹延陵几乎没有过正面交手的经验。唯有的几次亲自动手,都是在门派大比的时候,作为宗门代表出战擂台赛而已。

显世仙君想到曹延陵的成长,又是不屑又是嫉妒。

擂台赛,那种不能打生死,更不能偷袭陷阱的地方,也配叫比斗么?!

他赵知天的成就,那是从尸山血海中生死搏杀出来的。

要晋级,他需要四处寻找残余灵脉的遗迹;

要突破,他需要自己去各大秘境中配齐上古秘方中的稀罕灵药;

要资源,他需要不断淬炼法宝,提升战斗的能力。而这提升能力的功法,却依然需要他去各个坊市和拍卖行交换寻觅……

散修之所以将近十万年都没有人晋级化神仙君,就是因为这些俗物太过消耗修士的精力。

所以哪怕有千年修炼的差距,显世仙君赵知天也觉得自己能完胜司焅仙君曹延陵。

带着这满满的自信,赵知天走到了魂寰灵霄塔的最上层,直接挑战了司焅仙君。

司焅仙君在收到赵知天的挑战后,极为意外,他竭力拒绝。

可赵知天既然有备而来,又怎容司焅仙君拒绝。赵知天的挑衅越来越过分,言辞也从刻薄转向了侮辱。

当赵知天提及到司焅仙君的师长之时,这位儒雅低调内敛的仙君终于答应了赵知天的挑战。

两个人去往魂寰外洲,找到一片荒芜的滩涂进行比斗。

双方刚一动手,赵知天就被困到幻境当中。

被困入了幻境后,赵知天冷笑且淡定,甚至有些鄙视——司焅仙君偌大的名头,也不过就是凭借区区符阵灵器来困住他而已。

等他破开幻阵,就是司焅仙君俯首认输之时。

在过去无数次的灵境探险和生死搏斗当中,显世仙君有过太多破除幻阵的经历。赵知天知道幻阵最大的弱点,就是意志和神识。

只要意志力足够强悍,神识充沛。破除幻阵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带着足够的自信,显世仙君赵知天开始破阵了。

烈焰焚城,区区火灵而已。破!

异兽灭世,借用了上古异兽的魂魄塑阵,千百回合后,破!

魔族横行,乃是拷问本性,跟诡异邪魅的魔修大战决斗,破!

万里黄沙,破;

冰雪绝域,破;

绝境水城,破……

一个又一个的幻境,被显世仙君不断的击破。

最初,他还数着,十个,五十,一百!

一百个幻境了,曹延陵还能坚持多久?

一百五,三百,四百五,五百!

整整五百个幻境,完全不见幻境崩溃的迹象。

赵知天把自己以往存下的灵器取了出来,他要加快破阵的速度。

七百,九百,一千,三千!

三千,应该没多少了吧……赵知天暗暗揣测着。

等打破了一万个幻阵后,显世仙君赵知天终于正视了这个幻阵。

以往,他从未听过有幻阵可以嵌入一万个以上,在赵知天的认知里,修真界就不存在能把化神仙君困住的幻阵。

化神仙君,无论从神识的锤炼到对法则的感悟,都跟元婴圣君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如果说元婴还是修士对自身神识乃至修为的锤炼修行,那么化神则更加玄奥,他们修为的体悟和洞察,乃是对法则的洞悉和掌控。

化神,化而为神。

神,就是天道的意志力,就是对法则的领悟乃至掌控。

整个元炁大陆,已经有太久没有化神之后的修士诞生过了。在极为少数且古早的玉简当中,有过部分笔记提及到化神之后的境界——大乘。

何为大乘,根据玉简所述,是已经彻底掌握了某种法则之后,利用自身开辟了一界灵境的大能。目前身处元炁大陆的修士们完全没有办法达到那个境界领域。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去揣摩那种境界——以一己之力开辟一界,倘若那个界面法则里同样有灵虫、灵兽甚至生灵的存在,对于这些生灵来说,这个大能何尝不是它们的天道、他们的神灵。

也许这就是修行的尽头吧,也有修士说,大乘并非修行的尽头,那才是修行真正的起点。

赵知天也是对化神和大乘境界均有所了解的化神仙君,所以他更不能相信,这世上会真的有什么阵图能困住化神境修士的。

所有化神修士,已经在法则掌握的边缘了。

而阵图,则只是幻境的合集,又怎会超过法则的威力呢。

想清楚这个道理,显世仙君赵知天干脆不再继续数那些环境的数目,而是全心全意的开始破阵。

无论曹延陵能嵌入多少幻阵,他赵知天必将其全部打穿!

沉浸在击穿幻阵的显世仙君,开始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有的时候,明明只是在一片无垠的沙漠中不停的步行,没有日出日落的变化,仿佛只走了长长的一天。但在现实当中,却可以已经度过了月余。

而在另外的幻境中,哪怕已经度过了三生三世的劫难,不停的拷问自己内心。在现实当中,也可能还不到半天。

赵知天后面没有去记录自己又突破了多少幻境,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阵图里度过多少时日。

显世仙君只记得自己不断的在修仙的幻境里反复迷失,无法挣脱。

在这个幻境里,显世仙君的身份永远是修真者。

有时候,他是宗门的天才,却因为天妒人怨而惨遭意外;而在下一个轮回当中,他又会变成明明坐享资源,却五行灵根皆废,成为无法修真的天残地缺之辈;又进入了一个轮回,这次机缘、资源和天赋都很好,却整个宗门被另外的魔修全部屠杀……

每次的轮回,显世仙君永远无法成为修为大圆满的超级修士。便要在这个让他无法解脱的轮回中,反复挣扎。

不知道挣扎了多少次轮回,终于有一次,显世仙君在幻境当中克服了所有的困难,化神大圆满,打算冲击大乘。

却在最接近独自成界的那一瞬,整个人灰飞烟灭。

那一瞬的打击太大了,简直变成了显世仙君的心魔。

赵知天拼命进入化神仙君,就是为了追求法则的真相。可在幻境中,哪怕他完全掌握法则,也还是会功亏一篑,直接灰飞。

这样的结局摧毁了赵知天继续破幻境的意志力。

显世仙君终于停了下来,而不知道藏身何处的司焅仙君曹延陵,也没有继续催动幻阵。

良久之后,赵知天仰天问,“你的幻阵到底还有多少层?”

半空中传来曹延陵清冷的声音,“还有三十多万变。”

赵知天脱口而出,“这不可能。”

可是他也知道,曹延陵没有必要骗他,也许这个恐怖的幻阵还无法把自己绞杀在阵法当中。但是利用阵法继续围困他,却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赵知天终于开口认输,“这次切磋,是我输了。”可哪怕认输,显世仙君也没有承认是自己对法则领悟的上不如人。

他把一切都归咎于自己没有更趁手的破阵工具,留下了将来找到破阵法器再来讨教的狠话,灰溜溜的离开了魂寰。

这一场赌斗,显世仙君赵知天志得意满而来,铩羽败北而归。

从此,赵知天便对这次赌斗绝口不提。

他自己不再主动张罗,司焅仙君曹延陵也没大肆宣扬。

彼时整个元炁大陆也只有十位化神仙君,表面上大家都是一团和气,从未正式撕破表面上的友善交情。

故而,这件事基本就被封尘起来。不为元炁大陆众多修真之人所知。

……

……

然而从那之后,魂寰内部,却开始把资源极力向另外一个极具天赋的独灵根弟子倾泻,不惜一切代价催生他的修为。

这个弟子,就是后来的三皛仙君洪灵葛。

哪怕洪灵葛多次在灵境中设计陷害同门,触犯门规等种种大忌。却因为绝佳的天赋和没有阻碍的进境。被魂寰长老们一次次的包庇了。

显世仙君赵知天上门踢馆这件事,虽然明面上没有造成任何损失,却敲响了魂寰长老内心的警钟。

魂寰只有一位化神仙君,那是要被欺负的。

所以他们才会不遗余力的去培养另外一个人品明显有着缺陷的嫡系弟子。曹延陵几次要惩处洪灵葛,却都被宗门长老会以大局为重的理由,给阻拦了下来。

这也导致了三皛仙君洪灵葛和司焅仙君曹延陵的关系非常僵持,两个人基本属于王不见王的状态。

此次踢馆挑战的最后,甚至影响到了四维圣君接任魂寰掌门,当中也出现了很多不堪难言的宗门之隐。

而那张曾经困住显世仙君赵知天的阵图,后来司焅仙君也没有再使用过。

司焅仙君把九渊阴阳图,传给了自己的亲传弟子四维圣君,后来又藏在了魂寰灵霄塔最顶层的门派宝阁里。

这次来龙渊,庄天瑞却特意把这张图偷偷拿了出来。

此行龙渊必定会有重重危机,庄天瑞做了所有危机的预判推测后,认定只要阴阳图在手,就会万无一失。

毕竟,连化神仙君都曾经困住的阵图,在元炁大陆上,基本可以横行无忌了。

那十位顶级的老神仙,是不可能来到龙渊的。

故而小庄公子从一开始,就没对有冯劳通等人有什么忐忑担心的,他那些寒暄不过是在套话和打探而已。

可九渊阴阳图并非完全没有弊端。

这张阵图最大的弊端就是操控它需要庞大的精神力和操控能力。

司焅仙君当初炼制这张图,已经到了化神高阶。而且这张图的操控多变的层叠阵图太过复杂,除了司焅仙君本人能完全掌握,就算是四维圣君,也不敢说能彻底掌握这张阵图。

这也是后来为何把阵图放入宝库能封尘的缘故。

九渊阴阳图,好开,不好收。

倘若庄天瑞只是浅浅的解开最外围的一两层阵图,打开十来个幻阵。

他还有能力把阵图收回到原装。

刚刚在危急之下,庄天瑞和云霄一起解锁,又指令交错。现在阵图打到多少层,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了。

也就是说,这张阵图,现在完全是自动推衍的状态。

而被捆在阵图里的人,是生还是死,福祸难料。也只能——自求多福。

庄天瑞刚刚也用力尝试逆推这个阵图,他小心的把神识投入进去,就完全巨大的阵锁搅乱绞杀,退慢一点,他的神识就会被缠到阵器里受到重创。

现在,可真的有点麻烦了。

当庄天瑞把所有的事实告诉大家之后,其余的人都沉默了下来。

原来小庄公子居然带了这么一个“半神器”出来,他们的安全绝对有保障。可这多宝的庄公子却并不能真的操控“半神器”,现在他们云舟核心上的人倒是安全了。

可辛夷师妹和吞吞怎么办?!

他们会在阵图里遇到危险么?

凌恒也跟着听了大半天,插嘴问道,“庄师兄,这张图的幻阵到底有多少套组合?”

庄天瑞的语气有些苍凉恓惶,“九渊阴阳图乃是九九成阵,阴阳纵横,轮转无废,天地自成。”

“师祖后期还曾加固了它小幻阵的**轮转。倘若完全开启,这张阵图里会有总计三十六万二千八百变的幻阵。”

这个数字太过夸张,甚至一时间让大家都无法反应过来。

只有杜陆离颤声说,“那,那我小师妹能在哪里?”

庄天瑞沉默良久,微微摇头,“不知道,我以前从来没有解开过第三层。现在辛夷师妹身处什么幻阵当中,根本无从探查。”

杜陆离又问,“那,里面会有危险么?”

庄天瑞用力抿了抿嘴唇,“眼下的幻阵都是在自动推衍。倘若辛夷师妹在里面不主动开始攻击杀阵,应该暂无大碍。”

这,也许是所有不幸消息中的最大安慰了。

杜陆离慌张的捏着胸前的衣襟,“香香不会的,她自来不乱惹事,更不会轻易去攻击旁人。”

“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杜师姐不断的念念碎,仿佛这样,自己的小师妹就会真的平安那样。

如今的他们,却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