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其他 > 大佬今天也是个小作精 > 第四十五章 你不会要管这闲事吧?

赶过来的宋岩刚好听到这句,脚步一顿。

到了自己大哥面前的时候,还是和缓了语气:“大哥,你别担心。”

病房里的两个人叫得实在凄惨,宋岩微顿:“可能.....只是碰着了。”

宋池闻言脸色难看些:“我早就和她说过,让她不要那么高调!”

在棠城有地位的是宋家,不是他宋岩!那个女人倒好,带着他儿子在棠城横行霸道,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这次,绝对是碰上不好惹的硬茬才搞成现在这样!

他当初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女人?!

与此同时的地下停车场内。

杨语嫣把相关工作交接给同事之后,就按照刚刚接到的电话所说,到停车场去迎接他们的VIP顾客。

虽然从来没有接到过这样的匿名电话,但是杨语嫣还是整了整衣服,走到了顾客指定的区域。

这一片光线有些暗,杨语嫣没见到人,有些纳闷,电光火石间,想到刚刚那位陆小姐的话,心头狠狠一跳,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就有个人从身后抱住了她,钳制住了她的行动:

“哟!还真没错啊!够漂亮!”

寂静的地下停车场内瞬间响起几声邪恶的笑声。

男人搓着手靠近了她,被抱住的杨语嫣吓得脸色煞白,尖叫着想要挣脱。

但是她的力气太小了,这个角落也太偏僻,她能够平安脱险的几率小得可怜,没过多久,满脸泪痕的女接待员眸中就满是惊惧和绝望。

突然,有什么锐光乍现的东西破空而来,瞬间没入了那些男人的颈部。

整个地下停车场立刻响起了男人的哀嚎声。

杨语嫣懵了一下,反应过来,立刻挣扎着奋力将男人推到一边,身形不稳地朝逆光而立的唯一身影跑过去,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此刻的她已经没有心情去想,顾毓是怎么让那些人瞬间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的人,只是抽噎着:“陆,陆小姐,快走......”

顾毓把她送进了电梯,转头看那几个混混打扮,眼睛放光的男人,眼神都带着冷意。

十分钟之后。

按停电梯的杨语嫣跑下来的时候,只看见戴好口罩的人那一双清冷的双眸。

冷淡又漂亮得惊人。

她没看到那帮歹徒,但是怕他们跟上来,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扯着顾毓进了电梯,脚步凌乱。

等电梯在她面前关闭了,劫后余生的人才终于掩面,支撑不住似的,失声痛哭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语嫣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才哽咽着扶着墙壁,站了起来:“陆小姐,谢谢你......”

她的声音里带了哭腔,看上去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一时还没有缓过来:“真的谢谢你......”

她不知道刚刚是什么样的情景,但是她很清楚,如果不是顾毓,她今天可能真的逃不走了,所以还是边擦着眼泪,边哽咽着道谢了。

顾毓眸中冷光乍现。

刚刚那群人,看似是市井流氓,但是身手很有章法,绝对不是一般人。

考虑到杨语嫣身份的人微顿,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戒指,递给杨语嫣,话说得很简略:“别离身。”

杨语嫣双手接过,又想掉眼泪了:“谢谢您。”

顾毓和杨语嫣出了电梯。

陆习琛似有所觉地转头,一见她,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

杨语嫣擦着眼泪,立即帮她解释道:“陆先生,我和陆小姐刚刚去了地下停车场,遇到一些歹徒.......”

她声音哽咽一些:“多亏了陆小姐,把他们吓跑了......”

同事们见杨语嫣这番狼狈的样子,也立刻围了上来,关心又气愤,很快就报了警。

陆习琛脸色微冷,转向顾毓的时候,嗓音微沉:“不是让你在原地等我吗?”

他眉头皱紧:“受伤没有?”

顾毓顿了一下:“没有。”

上车的时候,陆习琛还是沉声道:“你一个女孩子,不要在没有可以信任的人陪同下,单独外出,知不知道?”

棠城的治安虽然很好,也架不住有些歹徒心思狠毒。

顾毓:“嗯。”

陆习琛看了眼后视镜,还是没问她怎么把歹徒吓跑的。

她再怎么横,也是个高中生,应该是当时有其他人,把那些混混吓走了。

陆习琛想到这,却是脸庞微冷。

现在这个世道,混混居然还敢混进地下停车场,简直是岂有此理!他一定要和好友说说,把治安再好好整顿整顿,绝对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

他们到家的时候,顾毓也接到了平行查出来的消息。

那群被打得鼻青脸肿,倒在地上的哀嚎的歹徒,被发现,送到警察局之后,就招认了,说是被一个陌生号码找来的。

一个已经被注销的空号。

那个号码让他们叫杨语嫣下来,至于接下来要做什么,被喊来的那群人似乎是蹲习惯了,知道再说下去,性质更严重,打死也不肯说。

顾毓眸光微冷,让平行继续查,才迈步进了陆家的别墅。

**

顾寒枝还在翻着病例,容晔已经推门进来了。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立刻放下手边的东西:“没什么异常吧?”

当时容晔给他的那张扑克牌,他可是上上下下检查了好几遍,才还回去的,毕竟这位爷接触的都是机密,这位置信息要是泄露出去了,还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震荡。

容晔把牌飞过去,下巴微抬,示意他照例检查检查。

顾寒枝简单应声,接了牌就准备去拿仪器。

容晔则是轻车熟路地坐了下来,手指搭在椅背上。

在扫到照片上,两人脖颈上如出一辙的针孔时,眉梢单挑一瞬,指尖点了点。

小作精?

顾寒枝检查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容晔在看宋家那两个人的照片:“你什么时候对这个感兴趣了?”

又把牌递给容晔:“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

容晔修长的指尖夹了牌,视线还停留在两个细微的针孔上,嘴角似乎萦绕着几分兴味:“这两个人的症状是什么?”

顾寒枝擦着手,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说是疼。”

“也不是那种持续地疼,就是想张嘴的时候,喉部就会有灼伤的刺痛感,其他医生都觉得有点儿邪门,我就拿来看看。”

年轻的医生又纳闷:“你没事问这个干什么?”

他没忍住多了句嘴:“宋家现在在查是谁动的手,你不会要管这闲事吧?”

容晔桃花眼扬了扬,也不知道是不管,还是要管。

顾寒枝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了眼那些照片,还是没搞懂,就这么普普通通的几张照片,怎么就引起这位爷的兴趣了。

想着容晔一向是随心所欲的主,又只能摇摇头,将这个小插曲按下不表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