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其他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第一百零四章 先生教我(二合一大章)

这是一次突然“袭击”。

赵戎有些猝不及防。

因为根据此前商量的计划,二人并没有这样的安排。

他只是和苏小小说,到时候二人靠近些,举止亲昵些就行了。

所以这是她的“擅作主张”。

这只小手。

修长如柔荑,肤滑若凝脂。

又冰肌玉骨,自是清凉无汗。

所以给赵戎的第一感觉,便是略微冰凉。

他心中一荡,下意识的轻轻一捏后,便源源不断的传来柔软的触感。

赵戎感受到了周围众人的目光,他想着二人当下的身份与处境,便也继续牵着,没有挣脱。

随后,赵戎嘴角挂着笑,偏头打量起了大魏皇宫。

而一旁的苏小小,俏脸之上蒙着一层紫色薄纱。

小巧琼鼻的鼻梁以下的部位,像隐藏在了一朵朦胧的紫云之中,看不清她具体的表情。

只露出了一双清媚的狭长眸子,和洁白的额头。

此时。

苏小小出奇的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目光,而是悄悄的瞟了眼赵戎的侧脸,见他乖乖的从了她后,面纱之下,粉唇的嘴角微微扬起。

她的手很小,而赵戎的手很大。

此刻被他温暖的大手,几乎完全包裹、掌控,

只觉得,又掉入了一只火炉之中。

而被他一捏之后,更是让她目光微醺。

“林先生,蓝仙姑,这边请,君上得知你们来了后,十分高兴,正在御书房等着林先生……”

蟒袍太监尖细的声音传来。

赵戎点了点头,客气了几句。

之后赵戎二人便跟着蟒袍太监,步入规模宏大,格局严谨的皇城。

一行人,一路畅通无阻,左转右拐。

穿过曲折甬道,路过一座座宫殿,最后抵达了一处幽静的后殿。

赵戎刚到,便看见一个身穿黑色常服的中年男子,在殿外渡步等候。

一见赵戎等人到来,面如喜色的向前迎来。

带路的蟒袍太监连忙行礼,口呼君上。

赵戎了然,此人就是魏皇。

魏皇随意拜手,示意蟒袍太监退下,眼睛目不转睛打量着赵戎二人,面露欣喜之色。

期间,除了惊艳的看了蒙着面纱的苏小小数眼之外,便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赵戎身上。

魏皇对赵戎,嗯,是林文若,十分热情。

一番问候语客气后,三人便进了御书房·。

魏皇问了些终南之事,赵戎目光对视,面色如常,对答如流。

“林先生这次来了粱京,也不提前派人支会一声寡人,让寡人有些准备,给先生接风洗尘。今日仓促之间,请先生前来,招待不周,请恕寡人失礼。”

赵戎笑道

“这次出行,只有我和拙荆二人。新婚之后,我们出来游玩了一番,如今返回,正好经过大魏,想起魏君之邀,便前来赴约。”

魏皇恍然的点了点头,瞧了眼一旁冷傲不语的苏小小。

只见她蒙着紫色面纱,道姑发型,一身华贵的黄紫道袍。

这件国师袍,他有所耳闻,好像是叫天仙洞衣。

终南国虽国土不大,但天材地宝极多,资源丰富,在周围数国中地位独特。

因此兰溪林氏和冲虚观的名气,在数国山上也都能耳闻。

他仰慕儒道,很早便知道了兰溪林氏有个去思齐书院读书的嫡系长子,叫林文若。

后来,得知林文若归来,他便邀请其前来做客。

林文若派人传了答复,说近期忙碌,有时间定然赴约。

然后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他上一次听到林文若的消息,还是林文若与终南国师之女的婚事。

魏皇一笑,将这些思绪抛到脑后,不再多想。

他收敛笑意,正襟危坐,直视赵戎。

“先生教我!”

赵戎闻言,端详着眼前这个上位才刚几年,却一心想励精图治的魏皇,笑道

“不敢,陛下有秦相国辅佐,大魏国势强盛,又欣欣向荣,且秦相国又是青迟在书院的前辈,哪里用得着青迟别置一喙?应当是青迟来请教陛下与秦相国才是。”

“先生说笑了,秦老曾感慨道,先生乃是思齐书院近些年来,最出众的年轻才俊之一,且治国安邦之言,自然是多多益善才好。”

魏皇直起上身,紧接着,竟躬身行了一礼。

赵戎见状,微微挑眉,安静不语了一会。

忽然道“何不请秦相国前来,为青迟查漏补缺?”

魏皇微微一愣,想了想,道

“秦老有事外出,不在粱京。”

赵戎语气好奇

“秦相国何时回来,原本我还准备去拜访一下老前辈的。”

魏皇略微犹豫,不过还是开口道

“秦老给朕的答复是……半旬左右。”

紫衣儒生点了点头。

魏皇见状,再次正色。

“先生教我。”

赵戎挑眉。

这就是书院读书人身份的待遇吗?

凡俗君王皆以国士待之。

还是说是因为林文若那小子特别优秀?

真厉害啊狗儿。

不过,现在是我的了……

赵戎面上严肃,心里却有些逗趣,随即略微思索一番,朗声道

“青迟听说,弗之而言为不智,知而不言为不忠,为国之臣,有利国之言而不进言君上的,不是忠臣。

若有所思,而不审度察核,便夸夸其谈,会误国。

青迟游历列国,感慨颇多,略有心得,说与魏君听,怕有空洞肤浅之嫌。

如若不说,又恐辜负魏君拨冗召见之情。

左右为难,还是斗胆说来,恳请魏君见谅。”

赵戎行揖礼。

魏皇连忙伸手扶住。

“先生不必客气,愿闻其详,请先生明以教我,我虽不敏,请尝试之!”

赵戎眯眼,“魏君是要做贤君呢,还是要做明君?”

“贤君明君,还有差别吗?”

魏皇疑惑。

赵戎话语铿锵有力“贤君遵礼安民,明君开疆扩土,是谓先王后圣。”

魏皇眼睛圆睁,盯着赵戎,目光灼灼。

……

此后。

二人触膝长谈。

赵戎侃侃言之,及至慷慨之处,不时挥袖,上身前倾。

魏皇目不转睛,屏气凝神,抿嘴细听,生怕遗漏,态度庄重严肃。

并且不时的,魏皇便会点头叹息,握拳锤手。

甚至有时还会激动的抓着赵戎的袖子。

一旁扮演“蓝玉清”的苏小小,姿态冷清,傲然不语,垂目娴静。

但是,某一刻。

妙目还是忍不住的瞥向了另外二人。

只是目光全落在了,那个正在脚下这片辽阔土地的君王面前,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紫衣儒生身上。

一旁的魏君正在执弟子之礼,以国士待他。

苏小小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她对于这些世间男子都极为热衷的权谋之事,一直都懵懵懂懂。

但是她身为狐族女子,感情细腻,知道心中恋恋之人,正在被人尊敬仰慕。

这就够了。

小狐妖微微扬起洁白的下巴,紫色面纱下的嘴角浅浅勾勒。

一刻钟后。

赵戎停声,休息片刻。

魏皇忽然起身,行礼叹道“先生之言,顿开茅塞,使我如拨云雾而睹青天。”

随后,竟亲自双手递来一杯茶水。

赵戎笑而不语,没推脱,直接接过茶杯。

他轻轻抿了口,转头瞥了眼旁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放下茶杯。

“魏君,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先生为何如此见外?先生赠寡人以国策,寡人感激不尽,先生的事就是寡人的事,就是大魏的事,请讲。”

赵戎一笑。

“我和拙荆正在寻找一味灵药,不知大魏可有……”

“是何灵药?”

赵戎认真道“辣条。”

魏皇“……”

魏皇听过很多山上灵宝,但从未听过这么奇怪的名字。

这二字单独分开,他都知道,但是合在一起,嗯,就感觉很神秘……

魏皇沉思片刻,看了眼一脸诚恳的赵戎,歉意道“先生可否描述下此物?”

赵戎想了想“此物一般呈长条状,两指长度,气味极烈,且凡人若是直接口服,会产生痛觉,但又甘之如饴。”

魏皇仔细思索一番,还是没有此物的印象,他张了张嘴,想问下此物有何神效,赵戎为何找它,但还是问出口。

“先生,这个奇物寡人从未听过,寡人也不知大魏有没有辣条,要不,先生在粱京多住几日,寡人派人去找找?”

赵戎闻言,转头和苏小小对视一眼。

他面露失望的叹息道

“唉,就劳烦魏君了,辣条对拙荆十分重要,有一炉至关重要的药,缺了它就练不成了。”

魏皇颔首。

“原来是仙姑需要辣条,用这种稀罕之物炼药,想必此药定当不俗,咦,仙姑会医术?”

说完,他偏头望向一旁“蓝玉清”。

这个蓝仙姑确实给他一种惊艳之感,而这还仅仅是看到了她那双清媚的狭长狐狸眼,和洁白如玉的美人额头。

甚至他还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就是希望“蓝玉清”脸上的面纱永远别取下了。

是的。

不是希望取下来,而是想让她不取。

因为害怕失望。

对幻想中的美好事物被毁掉的失望。

魏皇害怕面纱下的容颜配不上那双巧夺天工的极美眸子。

若是赵戎知道了他心中的所思所想,估计会叹口气,拍拍他的肩膀。

可是,虽然他找了个话头,看了过来。

但那双他觉得只要看一眼就会让他的六宫粉黛都无颜色的眸子,并没有丝毫理会他。

苏小小依旧眼睑微垂,姿态冷清,娴静不语。

魏皇尴尬一笑,不过心中也没什么恼意。

毕竟对于这种人间绝色,相信几乎任何男人都会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容忍放宽到最大。

他心中只是感慨一句,先生与这蓝仙姑,确实是“郎才”,“女貌”,让人艳羡。

赵戎在一旁将一切尽收眼底,心里给苏小小苏狐仙,点了个赞。

这演技确实可以。

赵戎见火候差不多了,轻咳一声。

“拙荆的医术马马虎虎,小打小闹而已,她从幼时起就对医道感兴趣,学了些冲虚观的传承医术。

嗯,前段时间中洲上宗来了个真人,倒是对拙荆的医术缪赞了一番,想带她回上宗修行,不过我们刚刚成婚,她性子犟,便拒绝了。”

说完赵戎叹息一声,表情宠溺的看向一旁冷傲的苏小小。

抬手,去刮了下她小巧的鼻尖。

一直冷冷清清的苏小小微微一呆,旋即瞪了赵戎一眼。

似嗔似羞。

被塞了满嘴犬粮的魏皇,左右看了看眉来眼去的两人,头一次在自己的御书房中,感觉到了自己的多余。

不过刚刚赵戎的话语却也让他颇为无语。

被道家真人看重,要带回上宗悉心培养的医术?

你管这叫马马虎虎?

等等,这好的医术……

此后。

魏皇又是向赵戎请教了一番国事。

不久,赵戎见时候差不多了,便起身告辞。

走之前再三拜托魏皇帮他们寻找“辣条”。

魏皇将他们送到宫殿之外,差遣太监恭送他们出宫,并派人给赵戎二人安排了宫外住处。

苏小小与赵戎坐着来时的那辆马车,缓缓离开。

车内。

前一秒还高冷傲气的“蓝仙姑”,此刻已经动作随意的摘下了紫色面纱,在赵戎面前任意的展示着那张让魏皇猜测不已的面孔。

苏小小狐眼弯成月牙儿,嘴角牵起浅浅的笑意,清澈的眸子里倒映着车内的另一人。

“赵戎,我演的像不像?”

“嗯。”

赵戎掀开窗帘瞧了眼外面,随意应了声。

“赵戎。”

小丫头见赵戎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咬了咬唇,声音软绵的又喊了句。

“嗯?”

赵戎回头。

苏小小仔细的看着他的眼睛,那里面此时只有她,她浅笑言兮。

“我们成功了吗?”

“不确定,但该做的都做了。”

“那我们现在干嘛?”

赵戎轻笑一声,“等,等鱼儿上钩。”

小狐妖似懂非懂,不过旋即,便抛在了脑后。

她忽然好奇道

“拙荆是什么意思啊,是说我吗?”

赵戎点头,“荆,是指荆钗布裙。”

苏小小鼓嘴。

“拙,是愚笨的意思。”

苏小小明亮的眼眸似乎暗淡了些,她咬着粉唇,慢慢低头。

“拙荆是我们儒家的谦称,意思是,妻子。”

下一刻。

车内女子眉欢眼笑。

一笑百媚。

周围的空间都跟着明亮了起来。

————

ps唉~差点扑街了)

这章4k。那个,七夕快乐,兄弟们……等等,今天还有时间看小说的,那估计是没有女朋友了,哦,那没事了。

————小剧场)

苏小小歪着头,脆声道“祖奶奶说,七夕要两个人过,唔,你是几个人?要不,要不小小陪你吧,小小也是一个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