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玄幻 > 释厄录 > 第四章脑髓俱空

释厄录 第四章脑髓俱空

作者:囚牛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8-25 15:57:56 来源:书趣阁

眼见铁凌霜拎着的那铁枪枪尖寒光闪烁,戚辰后背冷汗直冒,大步跨过去,对着那一口酒下肚,脸泛桃红的亲舅喊道,

“舅舅,这位是京城里来的上差大人,专门来查咱们杭州城的灭口凶案,不得无礼。”

一边说,一边背着铁凌霜朝着自己傻舅挤眉弄眼,手掌还在胸前比划着砍头姿势。

他舅舅好似明白了,点点头,又到了一杯酒,仰头干掉,站起身来,咧嘴一笑,抬手把自己亲外甥推到一边,又从上到下的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通,对着铁凌霜问道,

“锦衣卫?”

翻了翻白眼,戚辰也不等铁凌霜动手,自己拎着二愣子似的舅舅,朝面寒似冰的铁凌霜点点头,闪身出了屋子。

铁凌霜低头看了眼铁枪枪尖,好似告诫似的,对自己摇了摇头,长出一口气,散了散寒意,转身跟了出去。

三人来到西侧房屋门口,戚辰放下亲舅,伸手推开房门,一股阴冷寒气扑面而来,冲散暑气,夹杂着浓浓尸臭,铁凌霜羽眉轻扬,好似闻到一股似有似无的香味,不禁微微奇怪。

从腰间摸出火折子,点燃挂在墙上的油灯,戚辰抬手把油灯递给铁凌霜,又走到房间正中,点上一颗惨白的蜡烛,就着两点火光,只见屋子里白布蒙着,齐齐地躺了一排整整十具尸体。

已是子夜时分,蛐蛐蟋蟀地鸣叫声阵阵传来,望着这一排尸体,房间里冷意好像又重了些。

伸手掀开靠近门边身体身上盖的白布,一股尸臭铺面而来,似是毫无感觉,眉毛丝都没动一下,铁凌霜将油灯靠近,是一个肥胖中年男子,浑身青白,胸口一个巴掌大的淤青印记,嘴唇紫黑,眼窝深陷,脸上尸斑遍布,想来死了应该有一段时间了,。

微微吸气,尸臭中那股香味若隐若现,好像更浓了些,摸不着痕迹,铁凌霜暂时压下疑惑,伸手在男子脖颈、胸膛四肢或轻或重的按着,微微皱眉。

绕到那男子额头,将油灯靠的离头发更近一些,只看到那尸体百会穴处一个大洞,拳头大小,似是利刃凿开,手法颇为利落,接着烛光,看到那人脑袋空空,除了干枯血迹和悬着的两颗黑紫相间的大眼珠子,再无其他。

“脑壳是我打开的。”

那戚辰的舅舅看来应该是个仵作,站在铁凌霜背后,看着她对着狰狞尸体一脸淡然的细细查找,不禁暗赞,见铁凌霜直起腰身转头看向自己,接着说到,

“这人送来的时候浑身找不到致命伤口,胸口像是重击,但不致死,我看他眼窝凹陷,摸了他头发间有血迹,猜想脑袋里的东西可能收到重击,碎成一滩,才沿着血迹刮开头发,只找到一个绿豆大小的孔。”

见铁凌霜似乎实在点头称赞自己,不禁咧嘴一笑,

“我本来想从眼窝打开来看看,怕影响的苦主面容,才沿着孔凿开天灵,唉,没想到里面空空一片。”

一边说,一边走到旁边,伸手掀开那块白布,指着一个那个颇为丰腴的女尸说到这个也是一样。

铁凌霜跟着他,走到那女尸身边,戚辰凑了过来,说到,

“这是夫妻俩,在杭州城做布匹生意,家境很是不错,六月十五日早晨小厮见店铺没有开门,去了苦主家里,才发现已经死去,我叔叔按照时间推算,大概是当天丑时毙命的,这些卷宗里都有记载。”

说着,对铁凌霜使了个眼色,指了指身边那具,明显小了很多的白布包,说到,

“这个更加奇怪,你自己来看看。”

看着他好似一脸等着自己出丑的模样,铁凌霜拉了拉嘴角,伸手揭开那块白布。虽然有了心里准备,心下还是一惊,凤目微微睁大。

四尺出头,一具骷髅似的尸体,浑身干瘦,惨白凄冷,没有一丝血色,皮肤紧紧贴在骨头上,胸口微微凹陷,想来是骨骼有碎裂,牙齿突出,鼻孔凹陷,眼眶一片黑洞洞的,低头仔细向里看去,也是空洞洞一片。

没有预想中的吓了一跳,戚辰不禁有些失望,淡淡的说,

“这是那夫妇俩的儿子,十二岁,周围人都说,长得白白胖胖的,现在这,能有十斤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搭理一边感叹的戚辰,铁凌霜伸手在那骷髅似的尸体上轻轻按压,看身高和牙齿,年龄应该没错。走到额边,低头看去,这次没有大洞,百会穴上,只有一个绿豆大小,圆润光滑的小孔。伸出手指摸了一下,又收回手指,放到鼻端轻轻嗅着,果然,那股香味更浓了。

眉头微微皱起,两个大人没了脑子,小孩子成了干尸,浑身血肉精气荡然无存,戚辰的舅舅凑了过来,拿出两块巴掌大小的骨头碎片,看样子应该是那夫妇俩头上的骨头,说到,

“这个小孔,一般人用粗细差不多的细小凶器,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刺进去。”

说着,值了指那夫妻俩,

“他们俩个胳膊和腿上有瘀伤,像是从背后搂抱纠缠,胸口有重击痕迹,感觉像是用锤子砸了一通,人晕厥过去,再开了脑门。不过就算没有剧烈反抗,那样圆润的伤口一般的江湖高手也做不到,没听说有什么用这么细小兵器的高手啊?唉,想不通,总不能是妖怪吧?”

“哪有什么妖怪!凶手肯定阴邪狠毒,故布疑阵,等我抓住他,非把他脑壳也开上几个窟窿。”

被整天胡乱说话的舅舅气的不轻,对着铁凌霜尴尬的笑了笑。铁凌霜眼光微闪,也不搭理他们俩,拎着油灯,一具一具的自己看去,三口,三口,这个一家四口,还是孪生双子,挨个看了一圈,都是一样,大人没了脑子,孩子成了干尸,除了脑袋上的小孔,没有明显的线索,不禁皱着眉头,拎着油灯走了回来。

“对了,等下。”

从角落里找出一块黑布,戚辰那亲舅在那肥胖男尸胳膊上擦了一把,然后摊开放到铁凌霜面前,只见黑布上点点白色粉尘,借着灯光,微微闪烁,还有阵阵香味传来。

“我当时穿着黑衣服,检查完都半夜了,在灯下才发现自己身上有这粉末,味道闻着不像是花香,之前没有闻到过。后面来的这两家,也都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点了点头,铁凌霜赞赏的看了他一眼,

“不错,你叫什么名字?跟谁学的手艺?”

“哈哈,我就刘俊逸,跟着咱们杭州城世代相传的孙老仵作学的手艺,不错吧,没有我发现不了的线索。”

戚辰的舅舅听到称赞,一张白脸高兴的都凑到一起了,枯黄的眉毛连抖,铁凌霜嘴角翘起,微微摇头。

“我舅舅叫刘一水,手艺确实是跟老仵作学的。”

一边的戚辰看不下去了,张嘴揭开老底,也不管瞪着小眼狠狠白着自己的亲舅,对着旁边还在仔细观看那黑布上荧白色粉末的铁凌霜问到,

“这个粉末你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搭理戚辰,又走到哪肥胖男尸身边,在他胸口处,轻轻的按压着。被下了面子,戚辰眉毛皱起来,斜斜盯着铁凌霜,心头火起。

性格随意,嘴上没有把门的,刘一水听到外头有响动,伸手把睁着眼珠子生门气的戚辰推了出去,回身看着铁凌霜,耐不住的问道,

“小姑娘胆气不错,看你这装束,还有脸上那疤,是上过战场吗?跟着咱们永乐皇帝出征过?”

“叮”

枪尖顿地,眼瞅着那块青砖裂纹漫布,刘一水脑袋一缩,看着铁凌霜秋水冷冷,侧头打量自己,似乎是在寻找哪个地方下手比较痛快。龇牙嘿嘿一笑,悄悄地退到门边,转身朝东边厢房跑去,要喝杯老酒压压惊了。

嘴角微微翘起,铁凌霜将手中地黑布折好,放在那男尸头边。伸手拉上白布,将油灯吹灭,走了出去。

抱着一堆卷宗,戚辰气冲冲朝院子里走着,远远看见铁凌霜冷着脸关上殓房的门出来,拎着铁枪,似乎是要去东房找人理论,这架势估摸着是要用枪理论了。

不禁摇头叹气,我亲娘舅唉,您能不能靠点谱,嘴上找个门神看着呀,这一会不见,您又怎么招惹这冷冰冰的母老虎了,忙赶了上去,挡在门前,一副外甥拼命护舅的姿势,双手平伸,托着厚厚一摞卷宗,抬了抬下巴,

“你要的卷宗。”

挑起眉毛看了一眼戚辰,铁凌霜伸手接过卷宗,单手托着,侧身进屋,两相交错,腰部微微一紧,肩膀横推了一下。

原本松了一口气的戚辰,正要转身,忽然感觉一股大力从身边涌来,厚重深沉,横撞在肩膀上,身子一晃,踉跄退了一步,忙气沉丹田,守住重心,虎目圆睁,眼中怒火喷出,转身进了门内。

一脸正经的刘一水,正盘坐在小桌子前,手里端着一杯酒,放在嘴边小口小口抿着,铁凌霜盘坐在他对面,把卷宗放在腿上,伸手翻开上面一卷,聚精会神地看着。

大踏步进来,气劲遍布全身,站在铁凌霜身后四尺,紧紧握住腰间剑柄,怒气冲冲地盯着铁凌霜地后背,张嘴就要邀战。

“老人家,以下犯上,袭击锦衣卫,该当何罪?”

淡淡地声音传来,铁凌霜头也不抬,悠悠地翻着卷宗。戚辰浓眉皱起,气势弱了些。

“我也不太清楚,估摸着最轻也是砍头吧,腰斩、车裂也不太过分。嗯?我不叫老人家!我叫刘一水,字俊逸,我这不是白头发,是羊白头,是病不是老!”

看着暴跳如雷的舅舅,手从剑柄上移开,戚辰叹了口气,随你们吧。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块挂着钥匙的小木牌,扔到铁凌霜面前的卷宗上,

“你驿馆的钥匙。舅,我回去睡觉了,少喝点酒,说错话被枪捅了我可救不活你。”

说罢,也不理他们俩个,转身出了房门,那垂头丧气的模样,估摸着今夜也睡不太安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