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空小说 > 武侠 > 天下小师叔 > 同学少年时 第四十章:纵是相逢君不识(一)

当极大的蛇头从茂密的树叶里伸出,一双幽绿色的蛇瞳注视着苏祠的时候,苏祠才认出来这是一头蛟蛇。

这种蛇的生长速度本就很快,并且身躯庞大,这来源于它们自身的血脉特点。

于是他紧张的神情放松了许多,这只是一头普通妖兽,他一剑便可夺了他的性命。

“孽畜,还不滚开?”末须剑燃烧这炽热的暗红色火焰,飞到蛟蛇的眼前映入蛇瞳之中,就像是一根燃烧这火焰的钢针。

不比冲向苏祠的小蛇,这头蛟蛇因为先天血脉的原因,它的智商比无脑小蛇高许多。

于是掉头离去,苏祠本着能留点体力是一点的方针,自然也就放过了这条蛟蛇。

树木渐渐稀松许多,有一条小河穿行过树林,苏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走,如果走错了真遇到比刚才的蛟蛇还要厉害的妖兽,那更是麻烦。

看向河流中清澈的河底,连河底的石头纹路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苏祠在一棵较大的树下停歇,将蔓草靠在树干上,然后下河洗了把脸。

......

......

灵迹深渊外,玉山之中。

孔令神情烦躁的站在石壁前,望着石壁上浮现出的两个黄点。

封杵很是愤慨的说道:“既然暂时进不去,你命令里面的妖兽都去进攻苏祠小儿,那玄隐门的女子受了统领大人神辉一击,不死也是重伤,只要所有的妖兽去围攻苏祠小儿...”

他脸上浮现出恶狠狠的表情,厉声道:“让那些妖兽弄死他。”

孔令阴沉的道:“不用我命令,他们强行打开灵迹深渊,里面的妖兽已经开始寻找他们了。”

这些妖兽都是他圈养在里面的,想到这里,如果这些妖兽死在了苏祠的手中,他就感觉一阵心疼,

当然不是他有圈养妖兽的癖好,而是这些妖兽对于他来说有极大的用处。

“万仕朝宗修炼的怎么样了?”孔林转移话题问道。

封杵道:“没有人指导太难了,而且老令重伤,我一个人即便学会了也没办法帮你。”

孔令阴沉的双目盯着石壁上的黄点,说道:“既然如此,就由我自己来修炼。”

封杵微疑道:“你不是说最低也需要是大宗师吗?”

孔令道:“我没时间继续拖下去了,如果这次不成功,我会带着她离开大临。”

“离开?”封杵冷笑道:“你觉得那位统领大人会准许你离开吗?”

孔令咧嘴道:“他现在恨不得马上进入灵迹深渊,那有时间来管我。”

封杵隐约想到了什么,盯着孔令问道:“你不会是故意不打开灵迹深渊?”

“当然不是,”孔令当即反驳道:“我从京都逃回南方,钥匙自然不敢带着身上,回到这里一直抽不出空去取,苏祠毁我大计,我岂有不杀他的道理。”

封杵认真的观望着孔令,他深知孔令心思极深,到了现在,他在北方的基业虽然彻底消于无形,但是他的计划却是成功了,

即便这里被暴露,他也不一定会昊天教处死,但他不一样,所以必须牢牢抓紧孔令。

而抓住孔令的办法,

封杵的脸上露出诡诈的笑容。

孔令问道:“渐无书呢?”

封杵突然收起脸上的颜色,眉宇间布上一层密云说道:“事后我下河探查了,没有找到渐无书的尸体,不过她的剑倒是在河底,当时她施展的应该是什么秘术,有没有可能已经被我拍得魂飞魄散了,所以才没有找到尸体?”

孔令闻言,沉默片刻说道:“继续派人去找。”

封杵离去,孔令摘去手上的黑色手套,然后关闭了石门。

......

河岸边高高的芦苇从被风吹过,冲洗过脸颊后,凉风拂面无比的清爽。

他转身看向安静熟睡的道门少女,望着她身上还穿着的昊天教徒的衣袍,他忽然上去想要把那黑袍解下。

不过当他的手刚刚要接触到的时候,想想还是算了,一件黑袍并不能代表什么,如果这个东西就能轻易的影响自己的心境,那自己还如何算得上一个修行者。

他瞧着少女的脸颊,因为中了神辉的原因,她的脸颊还是有些苍白,乌黑的发丝垂落在她的额前,微风吹过一阵摇曳,就像是湖面上的柳枝一般。

憔悴无法掩盖少女眉间的情丽,长长的睫毛安静的落下,在她本就苍白的脸颊上凭添出一点暗色。

苏祠很少如此去看一个少女,因为自己确实不知道该如何行走,也就被这姑娘的美丽所吸引。

他曾对鹿儿说过,是个男人都会喜欢漂亮姑娘。

苏祠自然也一样,算起来,自己似乎也许久没有谈恋爱了吧。

不由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女孩,那女孩穿身姿灵动,穿着一件华丽的舞衣在他脑海中舞动。

他猛地摇了摇头,这不是他现在应该想的事情。

当即盘膝坐下,开始调整自己的身体,恢复浩然之气。

天空上白云随着风飘逸,河岸对面极高的芦苇迎风而摆。

天光渐移,身边熟睡的蔓草平缓的呼吸声似乎成了苏祠耳边唯一的声音。

这是他故意分出一缕意念落在她的身上,以防不测,所以才没有听见别的声音。

或许是天气太好的原因,明明在恢复浩然气,却不知为何有困意传遍全身上下。

他吐出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

看向旁边依旧熟睡的少女,不禁说道:“真是能睡。”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河岸的对面天空上,忽然有铁鹰飞翔过天际,发出一声极为高亢的叫声,传遍了整个树林。

苏祠敏锐的感受到了河对岸出现的动静,他听见了沉重的声音从河对岸传来,应该是隐匿在草地树林里的妖兽。

心中提起警惕,拿起旁边的末须剑,沉稳的走向河岸边。

黑白分明且平静的眸子落在河面上,眉梢微微挑起,平静的湖面上荡漾出层层涟漪,浅浅的水波向四周扩散。

但水面依旧清澈,什么也没有。

他仰头看向在云层下盘旋的铁鹰,仔细的看去,才发现那并不是铁鹰,而是一头妖鹫。

河对岸终于传来了几声低沉的吼叫声。

大致分辨,有以凶残著称的獠兽,有以防御力极强的铁璃兽,还有有以敏捷著称的迅兽。

都是一些比较罕见的妖兽,即便是白河镇外的专供修行者锻炼的曲招山脉上也不曾有这种妖兽。

苏祠转身准备带着蔓草姑娘离开,最好能够躲过这群妖兽。

然而就在他刚刚转身那一刻,身后的河水中。

倏然冲出三头鳄兽,张开血盆大口咬向苏祠的脑袋。

苏祠没有回身,背生寒意,凝练出一缕意念落于末须剑上,剑刹然从他的手中飞出。

粗糙的剑身似乎撕破了空气,然后刺破鳄兽坚固的皮层鳞甲。

咬向苏祠的鳄兽咬了个空气,因为苏祠的身体早已经冲到了蔓草姑娘的身边,并抱起了她准备向树林深处跑去。

不过就在他刚刚抱起的时候,末须剑穿过第二头鳄兽的头颅,吸收掉鳄兽的血液然后飞向第三头。

密林深处,很多的蛇爬上了树干,也有很多蛇从地上缓缓爬来。

这不是之前他遇到的普通小蛇了,而是火毒蛇,它的蛇身被一圈一圈的赤色和黑色间接连接,仿佛是一截一截的串联在一起的。

苏祠无奈将蔓草姑娘放下,末须剑杀死最后一头鳄兽,回到他的手中。

以蔓草姑娘为中心画了个圈,地炎之气从将蔓草笼罩在里面,她睡的依旧很好,呼吸平缓。

浩然气从他胸间荡出,末须剑剑身陡然震动,沉重的剑身上传出一声剑啸声,声波荡过树林。

前行的火毒蛇仿若是受惊了一般略怔住了一息。

紧接着,末须剑化作一道青色光线飞出,并于须臾间幻化出三道剑影。

万仕朝宗功法顺势启动,浩然存天地,无论身在何方,除非是被死灵气充斥满的地狱,否则都会有浩然。

天地间的浩然气似乎受到召唤一般,纷纷涌入苏祠的体内。

三道青色流影已恐怖的速度飞出,撕破空气震破树叶青草。

火毒蛇口中喷出火焰,试图烧毁自前方飞来的剑影。

三道青光剑影拖拽着长长的青色线条,留下精妙的痕迹,然后穿过火毒蛇的头颅。

这些火毒蛇并不大,一剑就能将火毒蛇的头颅穿下,然后只剩下在地上翻滚的蛇身。

但火毒蛇很多,三道剑远远不够。

苏祠眉头陷了下去,并拢的双指落于眉心。

有汗珠从他额头上浮现,发出低鸣生的末须剑骤然再次分化,六口剑影穿行在树林间,刺破寂静的树林,在刺破蛇头最外层的皮层,然后穿过。

没有血飞出,因为都被末须剑给吸收干净。

然而火毒蛇喷出的火毒依旧蔓延过来,蔓草被地炎之气包裹无碍。

苏祠不得不在身前撑起一片防护。

天空上的妖鹫不断发出声音,一头迅兽从河对岸冲出,它的速度很快,只能看到一道深色的影子飞过。

锋利的爪子扑向苏祠的后背。

苏祠反手一掌拍出,刚好与那迅兽锋利的爪子相遇,幸好他的手臂上包裹有浩然气,迅兽的锋利的爪子无法撕破。

反而被拍了出去,砸进清澈的河水中,溅起高高的水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